律政_banner

《律政強人》(第8-14集)

翡翠台  9月19日起,逢星期一至日晚上9:30pm

L01

L02

第8集 樑把琳照片交給昌 26/9 星期一
少樺找不到酒吧門外的影片,但張強卻在會議上指影片已經找到。少樺與宜中知道真相後,一直指摘張強。謹昌正在看方寧為女明星所拍的影片,指他與娛樂公司的高層吃飯,所以得知這影片內容是假的。方寧私下詢問偉樑有關謹昌與娛樂公司的關係,偉樑把真相告知她。偉樑把拍到穎琳的照片交給謹昌,謹昌聽到報告後極度憤怒。張強要求宜中立即叫歐陽偉出來見面但被拒絕,張強指只要見到他,便有方法令他說出真相,更指宜中的第一宗案件絕對不可以輸。謹昌向日匡說只要宜中輸了官司,委員會則推選新主席,謹昌到時會動議讓日匡上任。

第9集 昌突要行做樑助手 27/9 星期二
所有實習生將要接受測驗,見力行緊張希文即從旁安慰他;張強與思慧去了見祥叔,原來他準備自殺,張強不停游說他,並應承祥叔會做他的代表律師。謹昌突然要力行做偉樑的助手,令他不知如何是好。謹昌指祥叔的案件是因元方公司而起,但元方是事務所的大客之一,因此要求張強不要幫祥叔。張強問方寧關於祥叔案的意見,方寧指如果要讓祥叔緩刑,一定要令法官同情他。方寧說了個故事,是她為祥叔所作;張強為了讓祥叔的故事更吸引,方寧安排祥叔穿上寫有抗議字句的衣服,到元方公司抗議。

第10集 中希望強退出官司 28/9 星期三
元亨突然來見張強,利誘他放棄幫祥叔打官司。謹昌看見網上有大量祥叔的流言,問方寧是否張強所為,更要方寧以後向他匯報關於張強的每一個行動。宜中與浩天討論狗隻案件時,希望浩天能勸服男主人,早日和解了結此事。有三個大客暫停與事務所合作,謹昌震怒急召宜中開會。會上宜中也希望張強退出官司,張強聽後怒火中燒,指只要祥叔一案完結便會辭職。康兒在丈夫的電腦中,下載了娛樂公司的會計帳目,偉樑一看之下極度震怒,原來謹昌交給他的工作完全是一個陷阱。偉樑立即返回事務所,叫力行把所有由他簽名的文件抽起,並將它們銷毀;力行不知發生何事只能照辦,但他自己卻做了一些手腳。

第11集 匡直言要堯的股份 29/9 星期四
律政署決定撤銷對傷人案的起訴,謹昌見到新聞後通知宜中與張強開會。當張強把贍養費給思慧時,她說正計劃結婚,張強即臉色一沉。日匡探望繼堯,指宜中鬥不過謹昌,繼堯坦言問日匡想怎樣,日匡直言要他的股份。會議上,謹昌要求張強兌現承諾離開事務所。元亨闖了禍急召謹昌,他的手下欲載呼吸困難的女子送去醫院,但被元亨阻止,之後更遇上意外。事務所正式接受元亨的案件,而且會有兩個律師負責;會議上,謹昌想把子樂交給宜中處理,而元亨要求張強作為代表律師,但張強坦言要五百萬才願意幫手。

第12集 亨想把罪推樂身上 30/9 星期五
元亨把當晚的事告訴張強,但張強知道他說少了一些東西;元亨想把所有罪推在子樂身上,但張強指子樂未必會聽元亨的話。穎琳對謹昌說娛樂公司的上市申請已獲批准,謹昌非常高興,更要偉樑立即通知對方。警方正式拘捕子樂,元亨知道後非常驚謊,張強要他立即去警署再補一份口供。嘉彤與宜中探子樂,宜中想子樂把細節都說出來,可是嘉彤竟要他沉默。張強知道子樂改了口供後,要求思慧延遲提交口供給律政司,因他要在元亨的記者招待會中,指出子樂的口供不可信;宜中見日匡,希望日匡支持她繼續為子樂打官司。

第13集 強決不幫亨打官司(9:35pm播映) 1/10 星期六
張強決定不幫元亨打官司,但卻要收足五百萬,元亨直指不能接受;宜中等人正為子樂而煩惱,因為元亨不肯再付律師費,所以子樂只可以由法援幫助。謹昌收到自稱Tony傳來的電郵,更附上一份娛樂公司的假數資料。日匡秘密約見其他委員會成員,提出想把謹昌踢出公司。穎琳猜想Tony應是聯交所的高層,指如果假帳財務報表給廉署,偉樑會代替謹昌認罪,偉樑大怒否認。穎琳回家後,對謹昌稱已經知道Tony是誰,指他要三百萬才肯收手,但謹昌也指自己已知道Tony是誰,而且與穎琳所指的人完全不同。

第14集 琳突向昌提出離婚 2/10 星期日
雪兒的影片在網上瘋傳,元亨到每個地方都會被追問。謹昌召見宜中,問網上影片是否她發放,更指他已經與子樂達成協議,事務所正式退出元亨的案件,所以叫宜中不要再插手。張強載少樺與力行回家途中,突然見到浩天與思慧在一起感到不是味兒。宜中探望繼堯時,坦言不想再做主席,繼堯大感憤怒要她堅持下去。謹昌回到家,穎琳突然提出離婚,但謹昌拒絕。穎琳要求張強負責她與謹昌的離婚案,張強婉拒她,但穎琳說她知道謹昌的秘密,可以構成離婚的理由。國立被控告偷竊罪,少樺把他介紹給宜中與力行。

 

L01

L02

第1集 強想在法庭上贏昌 19/9 星期一
謹昌秘密約見四位股東,求他們協助,讓柏迪車廠能夠成功上市;豈料新聞報道一宗交通意外,涉事車輛正是由柏迪車廠生產;此外,一班工人在工廠樓下靜坐示威,為他們談判的張強出現,指工潮可以停止,因他已經與資方達成了協議,讓工人得到更多的賠償。繼堯與日匡商量過,不想車廠的案件在公司「流產」,所以建議謹昌暫停車廠上市議案,但謹昌聲言絕不會停。繼堯希望張強可以加盟他的公司。宜中與張強傾談客人的離婚協議,及遺產分配問題。謹昌去見張強,希望車禍死者的太太可以庭外和解,但張強卻想在法庭上贏謹昌。

第2集 強撕昌新建議文件 20/9 星期二
張強問李太要求多少賠償,她決定都聽張強的。張強指金錢只能保障生活,他提出至少要柏迪公開道歉。謹昌被記者問到,交通意外會否影響柏迪車廠上市,他堅定地指上市一定如期舉行。張強知謹昌要把上市的消息,在媒體上完全封殺,但他卻要把它公開。偉樑把謹昌的新建議交給張強,希望他會與李太商討;但張強看完後,即把建議文件撕去。張強剛巧碰上謹昌,他們在電梯內秘密對話,謹昌指死者有隱性心臟病,報告已經很清楚,但張強堅持報告是假的,死因是汽車機件故障。宜中負責一宗誹謗案,客人被對方要求賠償三千萬,但客人完全不願補償。

第3集 堯要昌棄上市計劃 21/9 星期三
宜中協助方寧,準備開車廠的內庭聆訊;原來方寧曾是張強的徒弟,但只欠一個月,張強都不讓她畢業;另一邊廂,張強向李太解釋,他會用盡方法,去阻止死者被解剖。偉樑指只要車廠不用公開道歉,賠償金額可以增加,但是張強卻指公開道歉是底線。繼堯叫齊所有股東開會,要讓謹昌放棄上市計劃。謹昌卻說已經聯絡了外國銀行,願意全權處理車廠的包銷。少樺叫張強立即停止追擊車廠,張強一怒之下把少樺解僱;但之後卻向她道歉,希望她不要離開律師樓。謹昌私下約見李太,張強知道後,即叫力行阻止她簽任何文件,卻為時已晚。

第4集 中欲控日昇太子爺 22/9 星期四
繼堯向董事局宣布,會邀請張強為律師事務所成員之一。雖然張強加盟了事務所,但謹昌仍然在他之上,他更吩咐下屬,把最難最複雜的案件,都交給張強處理。宜中接到一宗網絡性侵犯的案件,受害女子要求民事索償,她追問誰是拍攝影片的人,思慧指是日昇集團的人,而日昇與律師事務所有很多生意來往。張強通知少樺與力行,明天將會轉到事務所工作,少樺與力行都滿懷心事。張強在事務所的第一個客,就是日昇的何生。宜中準備控告日昇太子爺,希文提醒她,張強亦為日昇打官司,不知有否利益衝突,宜中放下心來;但原來,這正是謹昌設下的陷阱。

第5集 匡決踢昌出董事局 23/9 星期五
繼堯、謹昌和張強都看過宜中的新聞片段,她在片中所說的追究到底,令事務所陷於兩難之間。張強接手宜中的案件,並要在一星期內處理好。宜中不懂得如何與張強相處,她只好請教方寧。謹昌見完檢控專員,知道商業罪案調查科即將會調查繼堯多年前的案件。因為謹昌想尋找當年的案件資料,所以日匡決定踢他出董事局,希望各委員到時會和議他。宜中知道浩天不肯和解,張強惟有使出非常手段。美琪自殺,醫院下出現了大批記者,詢問美琪現在的情況。康兒聽從繼堯的吩咐,把當年的文件全部碎掉,但是,她暗中偷了一份非常重要的文件交給她愛的男人。

第6集 堯要中成新任主席 24/9 星期六
日匡帶着一班警員,進入繼堯辦公室,準備搜查當年的相關文件。宜中用自己的股份作交易,求張強幫手。警員在搜查文件時,發現天坤集團的文件不見了。康兒指,繼堯曾叫她銷毀過天坤的文件。警員開始審問繼堯,而張強成為他的辯護律師。警員取得的證據,原來是張強由碎紙條貼合而成的文件。繼堯指這張文件是警方非法得來的,根本不能做檢控證據。繼堯約見張強,指自己會承認控罪,不想打官司。謹昌約見所有委員,指繼堯已成為事務所的包袱,所以想他們與自己站在一線。張強拿了繼堯的授權書出來,他把所有股份轉給宜中,並要她成為新一任主席。

第7集 昌拒寧分擔樑工作 25/9 星期日
宜中升為事務所主席,引來很多媒體的好奇。偉樑指自己手上有數宗案件要處理,方寧主動要分擔偉樑的工作,但謹昌卻不肯,只是叫她多多休息。張強想把中環傷人案交給宜中處理,謹昌不同意。宜中接到傷人案的資料後,表示沒有信心。張強坦言,宜中接這案件,不是要她為公司賺錢,而是為宜中自己賺取知名度。日匡指工作完全由謹昌話事,他只是閒人一個。偉樑與方寧會見當事人陳小姐,她想與娛樂公司解約。宜中日以繼夜,想找出為貫星脫罪的方法。宜中想自己全權處理,不想張強插手。偉樑託國內朋友,找到陳小姐在內地的合約,幫了方寧一個大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