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eat_1157_cov

獨家!24歲戴祖儀誤撻32歲「速食王」羅天宇 兩度斷正送返工仍死口唔認愛

32歲的羅天宇,08年參加港男入行,憑《愛·回家》 馬子仁一角為觀眾所熟悉,家有富媽唔憂米,亦唔志在上 唔上到一線,事業成就遠遠比不上媾女成績,彪炳往績包 括華姐苟芸慧及港姐湯洛雯,被封速食王無寶不 落,最新獵物是長腿女郎戴祖儀羅天宇戴祖儀大家都叫Joey,一拍即合份外投契,被影到拍拖行淺水灣玩狗,仍死撐是出 來傾合作,不過紙包唔住火,本刊記者兩度斷正戴祖儀坐羅天宇新戰車返將軍澳電視城開工,屢次接送絕唔似坐順風車咁簡單。

撰文、圖片:東方新地

羅天宇、戴祖儀雙J玩狗勁sweet

羅天宇係識食小生,入行十二年女接女,與前度女友湯洛雯拍拖四年,拍拖初期即使被斷正都死口唔認,今次睇中24歲的無綫新紮小花戴祖儀,手起刀落極速撻著,被羅天宇生擒的戴祖儀自知上緊位, 而男方亦想繼續扮單身,二人有共識玩地下情。去年聖誕節,羅天宇曾於訪問中透露自己第二年單身過 聖誕,未幾即被影到與戴祖儀在淺水灣密會撐枱腳。當晚在雙J淺水灣一間半露天餐廳食飯,其間隔籬枱食客帶住兩隻狗仔,同樣愛狗的雙J一齊蹲低玩狗,之後仲落沙灘散步,中途更被指疑似拖手幾秒。

32歲的羅天宇比戴祖儀年長八年,追求入世未深的小花,當然是手到拿來。
32歲的羅天宇比戴祖儀年長八年,追求入世未深的小花,當然是手到拿來。
憑甜美樣貌加長腿成功上位的戴祖儀,日前晒長腿向大家拜年。
憑甜美樣貌加長腿成功上位的戴祖儀,日前晒長腿向大家拜年。
有包包面的戴祖儀即使淡妝都青春逼人,身穿超短裙展露一雙長腿。
有包包面的戴祖儀即使淡妝都青春逼人,身穿超短裙展露一雙長腿。
這日中午,羅天宇駕駛其Tesla 電動戰車送戴祖儀返回將軍澳電視城,不過他過了正門100米才停車,讓戴祖儀施施然落車。
這日中午,羅天宇駕駛其Tesla 電動戰車送戴祖儀返回將軍澳電視城,不過他過了正門100米才停車,讓戴祖儀施施然落車。
返工時素顏著波鞋的戴祖儀,晚上放工化了濃妝換上長靴。
返工時素顏著波鞋的戴祖儀,晚上放工化了濃妝換上長靴。
冇羅天宇接放工,惟有自己 call車返歸。
冇羅天宇接放工,惟有自己 call車返歸。

Tesla戰車送返工 兩度斷正仍否認

男未婚女未嫁,拍拖本來好正常,不過羅天宇與戴祖儀選擇偷偷摸摸,繼續擘大眼講大話,以為呃到全世界。日前羅天宇駕駛其母送贈落地唔夠半年的Tesla新戰車返將軍澳電視城,駛過了正門突然停下來,讓戴祖儀行回頭路返公司,當日身穿紅衣超短 裙化淡妝的戴祖儀,中午返工開廠至晚上十時,放工則自行call車 返回位於啟德的寓所。

另一日,羅天宇又車載戴祖儀返工,今次仲謹慎,當車到達電視城街頭,戴祖儀便跳車,獨自扮若無其事步行約300米返回電視城。雙J被本刊記者兩度撞破鬼祟同車返工,為免自打嘴巴,女方兩次都刻意提早落車,絕對是此地無銀,二人寧畀人知莫畀人見,有晒默契。棄做律師誓要入行做星的戴祖儀,備受公司力捧大好前途,行湯洛雯條舊路與羅天宇撻著初期玩暗交,係真愛定錯愛?拭目以待。

另一日羅天宇車載戴祖儀返無綫,在離公司 300米以外的街頭讓她先下車,清楚見到戴祖儀下車後羅天宇的車即駛過,無私顯見私。
另一日羅天宇車載戴祖儀返無綫,在離公司 300米以外的街頭讓她先下車,清楚見到戴祖儀下車後羅天宇的車即駛過,無私顯見私。
這晚戴祖儀收工,也是call車返屋企。
這晚戴祖儀收工,也是call車返屋企。
戴祖儀父親戴念紅來自馬來西亞怡保,任職高銀地產控股有限公司高層,她在香港長大,據知與家人同住啟德近年新落成的豪宅。
戴祖儀父親戴念紅來自馬來西亞怡保,任職高銀地產控股有限公司高層,她在香港長大,據知與家人同住啟德近年新落成的豪宅。

緋聞情侶夾晒口供唔認愛

緋聞男女當然一早夾晒口供,羅天宇日前出席無綫劇集《香港愛情故事》開鏡儀式,與龔嘉欣演夫婦有親熱場面的他,被問會否擔心惹來現實中的另一半呷醋?他口窒窒說:「我真係冇拍拖,點會驚?我單身嘅。」戴祖儀亦公開表明與羅天宇沒有約會,只為傾公事,至於羅天宇是否她心中那杯茶時,她有點不知所措:「唔係,因為…佢啲前任太完美…我覺得我自己…唔知講咩好,我哋有一齊出去打籃球嘅,因為有隊籃球隊,所以有時會約出來打波,又唔會完全唔聯絡。我係比較遲鈍嘅人,唔係講到出面都感覺唔到嘅,佢真係冇追我,大家係朋友。」

這晚唔使冧女,羅天宇獨自食晚飯。
這晚唔使冧女,羅天宇獨自食晚飯。
坐街邊求其醫完肚,再去超市掃紙巾及日用品,原來他都有宅男一面。
坐街邊求其醫完肚,再去超市掃紙巾及日用品,原來他都有宅男一面。
羅天宇用來接送戴祖儀的Tesla電 動戰車去年9月底才落地,價值約 33萬。
羅天宇用來接送戴祖儀的Tesla電 動戰車去年9月底才落地,價值約 33萬。
早前本刊記者見他揸車到九龍城車房為愛車貼玻璃貼 紙,見他非常緊張,不時在旁監 工。
早前本刊記者見他揸車到九龍城車房為愛車貼玻璃貼 紙,見他非常緊張,不時在旁監 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