荃灣凶宅 (笑)

德華天生不信鬼神之說,他獨居於荃灣海濱花園,最靠近華人永遠墳場的一座,窗戶也正向一橋之隔的墳場,屬於全屋苑最不受歡迎的一座中最不受歡迎的景觀。當然,租金也最平宜。德華認為這是不可多得的筍盤,「如果可以係墳場上霸幅地建屋,更筍!」他常說。

 

入住接近兩年,他實在不覺得有何不妥。直至一天,他上班時給看更叫住:「劉生早晨。」輝叔滿面堆歡,客氣地說:「不好意思,剛才你鄰座住客向我說,你昨晚打麻雀頗嘈吵,想請你靜一點。」

 

「打麻雀!?」德華一臉愕然:「廣東牌定台灣牌?」

 

「我怎知!」輝叔更愕然:「有分別嗎?」

 

「有否分別我不知。」德華笑說:「因為昨晚我根本沒打牌,恐怕是他們聽錯吧!」

 

「…哦,大概是吧。」

 

一星期後,德華如常上班。「劉生!」輝叔又把他拉住,「不好意思劉生,今早A、C、D座住戶都投訴你家昨晚不斷傳出女人叫聲,吵到他們都睡不好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