吳卓羲

最高峰七日冇覺瞓 喊住打畀阿媽|吳卓羲:我哋只係生財工具!

又係穿起全套紀律部隊制服、又係做飛虎,去到出緊街的《飛虎之潛行極戰》,據民間非正式統計,吳卓羲歷年拍劇拍戲橫跨警界多個部門(包括古裝捕快)、入行廿年一半時間都去咗「當差」,無獨有偶,幾乎每套戲都試過衰衝動闖出禍,簡單來說,吳卓羲,等於任性,等於額頭鑿住兩個字:衝動。

這次本刊記者專訪吳卓羲,說到2015年離開無綫外傳最大原因是被冷落、這些年北上發展和闖影壇,從無綫一線小生去到外面要自降身價從低捱起:「冷唔冷落係外人講啫,去到咩位置,都係人哋賦予我,唔係我自己話自己。當你出到去,見到連發哥都話學緊嘢、連劉德華都可以同我哋打成一片時,你就明白做人永遠都唔應該將自己個位置set up得太高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