劉心悠

童年被父親拋棄 劉心悠:覺得自己係垃圾!

《宮心計2深宮計》大結局,劉心悠的第一部無綫劇告一段落,而簽約邵氏後的合作則陸續有來。

如果說一個成功藝人就該極度自戀的話,心悠說她剛好相反,一向沒有事後觀看自己演出的習慣和膽量。台灣腔讀古裝對白再怎麼被網友取笑,她說都沒放在心上,唯一能肯定的是,全部《深宮計》演員裡,自己未必是最會演的一個,卻肯定是最吃力也最用力的一個,問心無愧⋯⋯不但不自戀、沒甚麼自信,童年的經歷,甚至讓她覺得自己是垃圾,根深蒂固、直到今天。


這是記者第一次聽一個被捧成「女神BB」的女星如此形容自己。童年經歷,指的是還在媽媽肚子裡父母已經婚姻失敗、直到今天37歲,和父親關係疏落得還不如遠房親戚。

「兩年前爸爸打畀我,想安排我同兩個同父異母弟弟見個面,話呢個係佢百年歸老前嘅心願。然後就係嗰一面,我第一次聽佢同我講對唔住,一連講咗三次。呢37年我一直當佢係仇人,呢一次,我覺得夠喇⋯⋯係時候要放低⋯⋯」

帶著三十多年的仇恨,放下談何容易。正如自卑了三十多年,即使入行以後一帆風順一直被捧得高高在上,依然沒辦法幫自己建立自信一樣。

十多年感情交白卷的心悠說,這一刻不忙著找到愛的人,而是首先要學會愛自己。


撰文:東方新地|圖片:新傳媒圖片庫、劉心悠IG

劉心悠 大家姐感覺是咁的

兩年不見,心悠的廣東話又流利了。

記者也是網民,卻不喜歡抽秤,好在網絡上取笑她讀對白歪歪哋,心悠也沒放在心上:「唔怪得啲網民,事實上成套劇個個都係廣東人,去到我度個調突然間變咗,又真係好覺眼⋯⋯拍《深宮計》對我嚟講任何方面都係磨練,全廣東話對白、背長篇大論文縐縐對白,仲有長達半年嘅拍攝不眠不休,無論如何,今次我survive到,期待下次 (邵氏網劇《搜神記》) 再好啲!」

拍港劇、簽邵氏都不是甚麼新聞,對37歲的劉心悠來說,這兩年裡最大的新聞是,和兩個同父異母的弟弟終於見到面。「我一直知佢哋存在,但係一直冇機會見面,尤其係爸爸現任老婆,我克服唔到自己心理關口⋯⋯」甚麼心理關口?心悠說:「佢年紀仲細過我囉!以前啲嘢就算啦,呢個真係⋯⋯唔係話刺激,但好似電視劇情節。」


劉心悠

話說當年還在媽媽肚子裡,父母已經感情破裂。出世以後,媽媽一直告訴心悠,爸爸遠在外地工作,直到七、八歲,突然一天和盤托出:「我哋離咗婚,爸爸係唔要你⋯⋯」從此以後兩父女最多一年一封email,內容最多一句「Happy Birthday!」關係僅此而已。

「兩年前佢打畀我,話希望有生之年,可以畀幾個仔女見一面。我知道大嘅細佬有一半泰國血統、讀書好叻、好乖仔,但係個樣完全唔似我;細嗰個只得八歲,媽媽係中國人。我對佢哋冇恨意,但你話係唔係欣然接受⋯⋯又唔係⋯⋯」見過面,然後呢?「冇後續,冇特別去聯絡⋯⋯不過我由細到大都未試過有兄弟姐妹嘅滋味,有時都會好奇,唔知兩個細佬做緊咩呢?好奇特嘅感覺,你話若果有一日我需要人輸血,都知去邊度搵啱嘅人,係唔係先?」


劉心悠

從小就怕被稱讚

記者喜歡心悠總是直腸直肚,無事不可對人言;卻不太喜歡她總是不會欣賞自己,從來就覺得自己一無是處。

「七、八歲之前,我好掛住好掛住爸爸,但係幾掛都好,都係冇得見,屋企人永遠同我講佢喺好遠嘅地方工作。七、八歲之後突然話我知,佢唔係去咗做嘢,而係唔要我同媽咪,嗰一刻我覺得自己係垃圾,連親生爸爸都唔要,咁我仲有咩價值?」從那一天,心悠說她的人生開始變得矛盾:「一方面我自卑,自卑到連人哋稱讚都覺得『銀耳』,細個一聽人讚我靚女,就會摷亂自己個頭髮,好悔氣咁話一啲都唔靚;一方面我好軟弱,但係要逼住自己堅強。因為我膊頭嘅擔子好重、唔弱得,呢個就係我條命,因為人哋屋企呢啲嘢係由個爸爸去孭。」


Annie Liu official instagram(@ladyceo_sumyauliu)分享的貼文 張貼

然後十多歲一個人去加拿大讀書、二十多歲一個人來香港打天下,除了自己誰也靠不住的信念更強:「我細個好憎人讚我,覺得你根本唔識我!當然以前係太負面,但我依家仲係唔太識面對讚賞,呢啲嘢係人哋畀,佢讚得你,有一日亦都會踩你,係唔係一樣要我去承受?所以我話我唔需要呢啲,我就係我,我知我係邊個。」

所以心悠話,BB也好、女神也好,在香港的這十幾年,就當成是專心飾演好一個角色,說不定哪一天,觀眾厭倦了「心悠BB」,說走就走:「我好記得啱啱嚟香港,親戚介紹我租咗人哋屋企一間房住,喺荃灣,每日小巴轉地鐵,一個人去九龍灣星皓(前經理人公司),起步嘅日子好有意思、好有意義。呢啲全部係我自己一手一腳打造出嚟,所以我話有一日觀眾厭倦,走去第二度,我都唔怕。我有手有腳、一直都係靠自己,仲有咩要驚?」


劉心悠

別人笑我太瘋癲

入行十三年,既沒有緋聞,更沒有負面新聞,劉心悠曾經解釋過,除了舊公司用心栽培鋪路,也因為自己不會說話、所以就少說話,這個圈子,本來就是講多錯多,相反亦然。

其實不止是少說少錯而已,劉心悠是真心true又pure,不煙不酒、不出夜街、接受不了暴露的程度是曾經連《軍雞》導演鄭保瑞也要為了她改劇本,乖巧保守的另一面,她也承認,悶蛋得有些格格不入。

《軍雞》

「有啲導演都話我太pure,唔去享受人生,點去挑戰唔同角色?亦都有啲講法,人哋問我點解唔放縱吓自己、以為我平時好壓抑自己⋯⋯唔係喎,呢個先係我,我都唔覺得壓抑,呢個生活方式係我自己揀,咁又真係冇咩積積埋埋要攞出嚟發洩一次。」

她口中的生活方式,就是吃喝清淡又少肉,每天早睡早起,閒時都用來留在家裡冥想:「我試過規定自己每日一定要六點半起身,最近開始再早啲,變咗五點半。你要知道要吸正氣地氣,都係天一光嘅空氣最好最精華,事實上嗰一年早睡早起之後,我嘅器官真係開心咗好多。好多成功人士都唔需要太多睡眠,好多和尚都係咁早起身⋯⋯」


劉心悠

極端到作息時間要和出家人看齊,難怪她說在這個圈裡總和別人沒法持續話題,不少人一聽她說玩冥想,都O晒嘴慢慢fade out⋯⋯

「啲人覺得我係癲,但係我諗嘅嘢其實好簡單,因為我要照顧阿媽,個身體就一定唔可以早過阿媽出事。照顧一個人好全面,包括影響埋佢,我咁做,令到佢都識得好好照顧自己。」

劉心悠


要愛人先要愛自己

人長的漂亮、性格親和又自律,為甚麼除了入行前的puppy love,再沒有遇到對的人,心悠解釋過,這是因為她在香港除了工作還是工作,她就是專注的把香港當成工作室,工作的時候,自然把愛情感應系統shut down。

「仲有一個原因,我唔鍾意靚仔,靚仔畀我感覺就係懶惰,喺愛情方面慳水慳力,咁拍戲咁多年合作親都係靚仔,所以從來都唔會過電。」

Annie Liu official instagram(@ladyceo_sumyauliu)分享的貼文 張貼


膊頭的擔子孭了這麼多年,難道不覺得累不希望也能找個人分擔一下?「唔需要!鍾意嘅試過遇到,但係都未有機會了解,我又走咗去開工⋯⋯我唔覺得呢啲叫錯過,唔啱自然就會錯過,工作已經太勞累,唔好叫我刻意出去搵佢,我希望佢有一日會自己出現嚟搵我!」

「對於愛情,我有一個理論,因為細細個已經畀爸爸傷害過,我就再唔會畀其他男人傷到我。爸爸講完對唔住,某程度上係放低咗,但係呢個創傷已經shape into我個性裡面,對男人我就係會有防衞心,人哋做咩,我總會懷疑你呢個舉動咩意思?更多時候,我其實係唔想耽誤其他人,人哋可能搵緊老婆㗎!」


Annie Liu official instagram(@ladyceo_sumyauliu)分享的貼文 張貼

十多年沒有感情滋潤過,到底有幾dry?心悠表示,正好相反:「愛情對我嚟講最多都係點綴,我嘅自信心唔係靠愛情,而係靠我自己努力,屋企我識養、燈膽壞咗我都識打電話叫人嚟整,唔夠我強嘅人,唔該你唔好嚟搞我⋯⋯我唔係講錢,而係膊頭嘅擔子,我唔會隨便將呢個擔子交畀人幫我孭。以前嘅恩怨放低咗,我先至啱啱學識原諒我自己。我諗要自己鍾意自己先,至會有人鍾意我,呢一刻,我仲未夠鍾意自己,仲想要多啲時間去聆聽自己先。」


Annie Liu official instagram(@ladyceo_sumyauliu)分享的貼文 張貼

後記:仙氣又重咗

甚麼仙氣女神,甚麼又pure又true,在別的女星身上是濫用、是包裝,記者覺得娛樂圈裡唯一當之無愧的,只有劉心悠。真心喜歡這個直筆甩、又對自己有點刻薄的女孩子,本來一直真心希望她能找到一個真的襯得起佢嘅另一半,誰知道隔了幾年、再見這一面,心悠仙氣又重咗、重到就快升仙。

「冥想唔需要一個時間一個特定嘅位,訓練夠,就隨時隨地,依家坐喺呢度都可以開始。我咁做係想幫人,要幫人要先幫自己,冥想對我嚟講等同排毒。我好樂意幫人做清潔,但唔係個個通到電⋯⋯」幾時至搵到個人通到電?還有邊個襯得起劉心悠?記者覺得個難度又提高咗。


Annie Liu official instagram(@ladyceo_sumyauliu)分享的貼文 張貼

為甚麼拍《深宮計》?心悠話:「金牌監製搵我拍一套重頭劇喎!乜唔係每個演員都等呢日咩?最難得係小青姐好錫我,連元玥耍劍又打得嘅戲份都係因為我提議而加!」

劉心悠

原來《深宮計》只是開始,去年與邵氏簽約,心悠今年再與苗僑偉、黃宗澤合拍邵氏劇《守護神》,飾演中性硬朗保險調查員。

劉心悠


人在香港就永遠停不下來,拍緊古天樂新戲《犯罪現場》的同時,心悠話下個月又有新電影搞作要宣布。

劉心悠

把香港視為辦公室,心悠在台灣、美加都有置業:「我對香港冇歸屬感,但都要幫媽咪打算吓,呢啲地方氣候好啲地方又大啲,第時佢想搬去邊養老都可以。」

劉心悠


05年被星皓發掘群星拱照領銜主演電影《阿嫂》,劉心悠說許多年來,過得最有趣最有意義的,還是一個人住在荃灣套房裡從零開始的歲月。

劉心悠

拍戲多年,依然保守,劉心悠的字典裡,《軍雞》裡露出一小截背、《小姐誘心》露腰著製服已經係個人極限。

劉心悠


這些年來專拍愛情片,個人感情生活卻一直空白:「因為靚仔對愛情太懶惰,同我合作親都係靚仔,所以從來冇試過對佢哋過電。」

劉心悠

《深宮計》點擊三十億,心悠找數發布激罕「短裙」照,看照片,很難想像她說自己從小就覺得自己被父親拋棄、是個垃圾。

深宮過30億了, 拿, 我冇講大話架. 人生中最低胸嘅照片。條裙仲短到露到底🤔. #宮心計2深宮計
Annie Liu official instagram(@ladyceo_sumyauliu)分享的貼文 於 張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