律政強人8-14集

《律政強人》劇情劇透:第8-14集分集劇情 方中信嬲爆向李佳芯辭職、廖啟智老婆要求分身家!

劇情

《律政強人》第8-14集分集劇情:廖啟智暗撐鍾景輝、方中信氣極向李佳芯辭職!方中信教唆張達倫公然說謊,廖啟智找出上市詭計告密者,第11-14集更發生模特兒(鄧佩儀)被姦後身亡案!

文:東方新地 圖:TVB.com

下一頁:第15-21集分集劇情:李璧琦搞到自殺、方中信被設局;老孤狸鍾景輝被廖啟智鬥走撤去副主席一職!

第8集 廖啟智暗撐鍾景輝取代李佳芯

郭少芸找不到酒吧門外的影片,但方中信卻在會議上謊稱已經找到影片。郭少芸與李佳芯知道真相後,一直指責方中信,方中信不停在思考下一步計劃,可是郭少芸二人一直在吵,令他非常煩惱。方中信對李佳芯坦言廖啟智正在找機會踢走她,於是叫李佳芯及郭少芸幫他打兩個電話,但其餘的事,卻叫她們不要過問。

另一方面,廖啟智正在看黃智雯為簡淑兒所拍的影片,黃智雯指這是簡淑兒自願拍下的,但她只是用來寫文件,不會用作呈堂證供。

曹永廉踢爆廖啟智說謊

廖啟智問曹永廉意見,曹永廉直指如果影片沒有問題的話就要當作證供,但廖啟智指昨晚與娛樂公司的高層吃飯,知道很多有關簡淑兒的內幕資料,所以得知這影片內容是假的。黃智雯詢問曹永廉,問他是否見過簡淑兒的資料,豈料曹永廉指根本沒有見過,更指廖啟智說謊。黃智雯問及廖啟智與娛樂公司的關係,曹永廉便把真相告訴她。同性戀傷人案中,方中信深知明天委員會大會時,廖啟智會問他關於目擊者的資料,所以要盡快把這個目擊者找出來。方中信與下屬開會,把整件事重新檢視一次,而再次聽取雙方口供後,他發現貫星(梁証嘉 飾)的口供比較合理。同事周志康指曾在同志網找到相關的人,但線索最終還是斷了,方中信督促他要再追查下去。曹永廉把私家偵探拍到李璧琦的照片交給廖啟智,並指李璧琦一星期有三晚會見相中男人,廖啟智聽到後極度憤怒。

方中信計劃收買證人

廖啟智回家後,見到李璧琦卻沒有發怒,反而對她特別好。李璧琦自稱知道方中信沒有新證據交給律政司,廖啟智大喜,更打算在委員會上直接質問方中信。李璧琦欲離開時,廖啟智突然阻止她,並警告她不要行差踏錯,否則便會招人話柄。 方中信要求李佳芯立即叫黃建東出來見面。李佳芯拒絕,因為他是控方證人,又指如果會議上方中信交代不到目擊者的資料,他將會被踢出委員會。方中信再度強調只要見到黃建東,便有方法令他說出真相。

廖啟智支持鍾景輝上位

李佳芯聽到方中信的方法後,感到不能接受,她指方中信正在犯罪。方中信怒火中燒,直指李佳芯的第一宗案件絕對不可以輸,但李佳芯斷然拒絕。 廖啟智去見鍾景輝,要求在會議上集中討論貫星的案件,更聲言方中信根本找不到證人。鍾景輝卻指這是李佳芯第一宗案件,如果輸了,事務所就會被其他同行取笑,所以希望廖啟智給李佳芯一些時間,不要把事務所的名聲搞壞。 然而,廖啟智推斷只要李佳芯輸了官司,傳媒一定大造文章,而委員會則有理由,推選一個新主席。廖啟智指到時他第一時間動議,讓鍾景輝接受新主席職位,鍾景輝聽到後暗笑。方中信再次要求約見黃建東,被李佳芯再次拒絕;但無意之中,方中信竟突然發現目擊案情的那位「第三者」是誰……

第9集 貪錢方中信為亡女破例 幫祥叔力拼地產商

所有實習生將要挑戰Donald & Co.的模擬試傳統,由廖啟智親自主理。何廣沛測驗前顯得非常緊張,又擔心如果測驗結果太差會無法畢業。何廣沛希望方中信能在場見證,但是郭少芸指方中信仍未回來,何廣沛更顯緊張。 張曦雯見他臉如死灰,即從旁安慰他;張曦雯完成後,輪到何廣沛測驗。何廣沛以為將由曹永廉做主考,豈料竟見廖啟智親自出手。 方中信與楊卓娜去見中年漢梁永祥,原來他正站在天台準備自殺,而且更因為情緒激動,用刀傷害了一名地產公司職員。

方中信願為數樓傷人案祥叔辯護

方中信向警方指自己是叔祥朋友,由他嘗試說服祥叔。方中信不停游說,並應承祥叔會做他的代表律師,為他與地產商爭取到底,終令他放棄輕生念頭。方中信接下祥叔案件後,叫何廣沛為他準備地產商的資料,但廖啟智突然調走何廣沛做曹永廉助手,令何廣沛不知所措。 方中信與楊卓娜對祥叔的案件非常關心,因為當年是他們替祥叔簽訂樓宇買賣契約的。方中信指祥叔是被元方發展公司強逼收樓,而他在被威嚇之下才會錯手傷人,楊卓娜希望可將找到祥叔被威嚇的證據。 李佳芯接到關於狗隻擁有權的案件,女主人鍾家美希望從前夫謝偉榮手上取回狗隻的擁有權。何廣沛向張曦雯指他想繼續幫方中信,但他的說話被曹永廉聽見,於是他直接問何廣沛原因。曹永廉坦言若不是何廣沛有實力,廖啟智根本不會叫他幫手,由此可證明廖啟智對何廣沛非常賞識。

廖啟智阻止方中信幫助祥叔

廖啟智指祥叔的案件是因元方公司而起,但元方是事務所的大客之一,因此認為不應為祥叔一件小案而得罪一個大客,要求方中信不要幫祥叔。方中信聽到後非常不滿,他坦言當時劉丹答應過他,接受甚麼工作,全權由他自己決定,其他人不得干涉,二人為此事吵起來。 鍾景輝制止他們,並指方中信可以繼續處理祥叔案件,但不能使用何廣沛。方中信同意鍾景輝安排,但反提出要黃智雯幫助他。方中信問黃智雯關於祥叔一案的意見,黃智雯指如果要讓祥叔緩刑,一定要令法官同情他。這時黃智雯說了個故事,是她為祥叔所作的。

方中信要求黃智雯協助

方中信聽了黃智雯這個故事後,覺得相當感人,決定把這個故事發放給傳媒,讓全香港人都同情祥叔。因方中信與黃智雯以前是兩師徒,但因某件事而決裂,方中信特意對黃智雯說要求她幫手,只因為她是最適合的人選,並沒有其他原因。 張曦雯與李佳芯對於方中信為何找黃智雯幫手,感到一頭霧水,但是連黃智雯自己也不知為何。為了讓祥叔的故事更吸引,黃智雯安排祥叔穿上寫有抗議字句的衣服,到元方公司樓下抗議;更找來一群網絡打手,讓祥叔的故事成為整個網絡世界的焦點。

第10集 方中信氣極向李佳芯辭職

集團主席張達倫突然來見方中信,要他放棄幫祥叔打官司;只要方中信答應,張達倫即把公司的上市計劃交給他處理。方中信坦言如果這件事發生在祥叔案件之前,他會毫不猶豫立即接受。 張達倫覺得方中信就此拒絕,白白錯失這次賺大錢的機會,甚為不智。方中信指不論張達倫開出甚麼條件,他都不會放棄。張達倫深知不能說服他,怒火中燒。廖啟智看見網上有大量流言,將祥叔塑造成悲情人物,他見到黃智雯後,即問她是否方中信所做的。 黃智雯謊稱全不知情,但廖啟智不信。曹永廉指可能是網民過分敏感,廖啟智即要黃智雯向他匯報關於方中信的每一個行動。廖啟智指他在事務所工作多年,從未見過局勢如此混亂,誓言要把方中信踢走。

廖啟智誓言踢走方中信

張達倫回公司時被大批記者圍着訪問,指他是無良商人。其集團代表律師陳嘉輝立即命令手下向網站發出禁制令,陳嘉輝要手下簡述方中信的背景,發現方中信絕不會接下少於過百萬營利的生意。李佳芯與蔣志光討論狗隻案件時,希望蔣志光能勸服男主人偉榮,早日和解,了結此事。蔣志光亦希望盡快完結此案,但當事人不肯。這時李佳芯收到張曦雯來電,指有三個大客暫停與事務所合作,廖啟智得知後震怒,急召李佳芯開會。

李佳芯強迫方中信放棄

會議上,廖啟智希望方中信以大局為重,退出祥叔官司。廖啟智要求李佳芯表態,想她以事務所利益為主,沒想到李佳芯也希望方中信退出官司,令方中信非常意外。 廖啟智提出,如果方中信願意退出,他可以向律政司建議,用較輕的罪名控告祥叔。他的刑期會由一年半,減至半年,但方中信認為祥叔不應該坐監。 這時李佳芯竟然說,如果方中信堅持參與官司,她會用主席身分解僱方中信。方中信聽後怒火中燒,指只要祥叔一案完結,他會立即辭職,再奪門而去。李佳芯立即追出,關心方中信與祥叔的關係,方中信怒氣漸消,娓娓道來與祥叔的淵源,原來祥叔保留了方中信與亡女的回憶⋯⋯

曹永廉發現被騙廖啟智直斥「只是棋子」

康兒在丈夫的電腦中下載了娛樂公司的會計賬目,曹永廉一看之下極度震怒。原來廖啟智交給他的工作完全是一個陷阱。曹永廉立即返回事務所,叫何廣沛把所有由他簽名的文件抽起,並將它們銷毀,何廣沛不知發生何事,只能照辦,但他自己卻暗下做了一些手腳。 曹永廉質問廖啟智,氣稱今次是造假數,所有文件都是他簽名的,萬一事件被揭穿便會成為廖啟智的代罪羔羊。廖啟智反斥曹永廉是他救回來的人,所以他吩咐甚麼,曹永廉都不可以拒絕。

第11集 方中信高價接下張達倫兇案

律政署決定撤銷對祥叔的傷人案起訴,事務所眾人聽到消息後都非常高興。廖啟智見到新聞後,通知李佳芯與方中信開會。 方中信與楊卓娜吃飯時,希望她找舊同事協助祥叔,更指自己已經錯過了數百萬元的分紅,所以不會再幫下去。當方中信把贍養費給楊卓娜時,她提起考慮與男友結婚一事,方中信即臉色一沉。 黃智雯問方中信有否害怕事情被拆穿,方中信坦言只要黃智雯不說出來,根本沒有人會知道,黃智雯趁機指這次的事與之前曾出賣方中信之事打和,二人各不拖欠。

方中信掌握廖啟智造假資料

鍾景輝探望劉丹,直指公司愈來愈亂,李佳芯鬥不過廖啟智,方中信又令公司失去生意。劉丹坦言問鍾景輝想怎樣,鍾景輝直指要他的股份。鍾景輝探完劉丹後,曹永廉即問結果,鍾景輝指劉丹只依靠方中信與李佳芯兩人,因此誓言要把他二人踢走。 方中信回到事務所後,眾同事相繼詢問案件的細節,但方中信拒絕回答,這時李佳芯立即把方中信拉入房中。會議上,廖啟智直指事務所失去了三個大客,一定要向股東交代,方中信也非常同意,他指會請所有股東吃飯,親自向他們道歉,但廖啟智要求方中信兌現承諾離開事務所,方中信反稱只是應承削權,但沒有說過離開事務所。 廖啟智深知方中信會出爾反爾,故此拿出錄音筆出來,聲稱已把當日的會議對話錄起來。當他正想播放錄音時,突然接了一通電話……會議後,方中信認為廖啟智確實錄下了會議過程,但不知是何人暗中錄下。

張達倫闖出大禍急召廖啟智

廖啟智被張達倫急招到會所,見張達倫非常驚慌,廖啟智知道他已闖了禍。這時張達倫的電話突然響起,原來他手下正載着一名呼吸困難的女子,不知如何是好,他想把那女子送去醫院,但被張達倫阻止。突然間,張達倫聽到撞車的聲音。 曹永廉等黃智雯放工,說要載她去見一個人,黃智雯跟他去,原來那人正是鍾景輝。鍾景輝指現在事務所的話事人,其實是廖啟智,但很快便會易手。鍾景輝希望黃智雯支持他,當他登上主席之位,黃智雯就可坐上廖啟智的位置。事務所正式接受張達倫的案件,而且會有兩位律師負責。一位是協助張達倫,另一位則協助司機劉子樂。

方中信早知張達倫殺害鄧佩儀!

眾人都想知道廖啟智會否出手,因為他已經很多年沒有打刑事案。會議上,廖啟智指警方正搜集證據,但他已經決定好負責的律師人選,他想把子樂交給李佳芯處理,而張達倫要求方中信做代表律師,李佳芯聽到後覺得非常愕然。 方中信指自己對此案沒有興趣,所以拒絕,但廖啟智希望他以大局為重,接受這個委託。方中信坦言要五百萬才願意出手。方中信第一次約見張達倫,要求張達倫把事情說一次,但方中信知道張達倫在說謊,並指張達倫是間接殺死的鄧佩儀的兇手。

第12集 方中信教唆張達倫公然說謊

方中信知道兇案是張達倫所為,他想知道更多細節,但張達倫卻不想再面對。方中信坦言他是張達倫的代表律師,定會為張達倫脫罪。張達倫放心把當晚的事告訴方中信,但方中信知道他仍然有事隱瞞,何廣沛聽到張達倫所做的事後看不過眼。 張達倫想把所有罪名推在司機子樂身上,但方中信指司機子樂未必會聽張達倫的話。張達倫非常驚慌,現在才知道所犯的罪非常嚴重。這時他只能聽方中信的說話去做。方中信與何廣沛離開後,發現何廣沛心情極差。

張達倫司機失蹤眾人擔心

何廣沛坦言不明白方中信為何會幫他,方中信指將來何廣沛成為律師後,可以走一條不同的路,但現在只能跟隨方中信的方向。張曦雯不停尋找司機子樂不果,李佳芯覺得他是有心逃避。這時,黃智雯把鄧佩儀的死因報告交到李佳芯手中,李佳芯看了報告後明白司機為何不敢出現。 李璧琦對廖啟智說娛樂公司的上市申請已獲批准,廖啟智非常高興,更要曹永廉立即通知對方。當曹永廉離開後,李璧琦問廖啟智是否保證娛樂公司會平安上市,廖啟智坦言律師不會百份百保證,只會有所準備。警方正式拘捕司機子樂,張達倫知道後非常驚慌,方中信要他立即去警署再補一份口供。張達倫的代表律師陳嘉輝與李佳芯探司機子樂,李佳芯想他把細節都說出來,可是陳嘉輝竟要他保持沉默。李佳芯反對陳嘉輝的說法,更欲解僱他,但陳嘉輝指只有廖啟智才有此權力。

依照吩咐張達倫背稿

李佳芯要求解僱張達倫的律師陳嘉輝,但廖啟智反對;李佳芯坦言陳嘉輝叫子樂承認所有罪名,根本不符合當事人的利益。突然電話響起,廖啟智聽完電話後,即叫李佳芯退出官司,原來子樂已經改了口供,指證張達倫,令事務所牽涉利益衝突,廖啟智只好放棄子樂的個案。 方中信知道子樂改了口供後,要求楊卓娜延遲提交口供給律政司,因他要在張達倫的記者招待會中,指出子樂的口供不可信。方中信要求張達倫把他準備的稿背熟,在記者會上隻字不漏地講出來,但張達倫不肯;方中信發怒指若不照他的稿去講,他的官司一定會輸。

記者會上公然說謊

張達倫在記者會上,依照方中信的吩咐,說出了他與鄧佩儀的關係,讓一眾記者非常驚訝。李佳芯去見鍾景輝,她希望鍾景輝會在會議上支持她繼續為子樂打官司,但鍾景輝坦言這樣做即對於與方中信反面,李佳芯坦言為了公義在所不惜。 郭少芸希望方中信不再接手這宗案件,方中信卻不同意,指自己既然已經收了錢,便要從當事人的利益出發,郭少芸聽後既心痛又失望。在委員會議開始前,方中信突然致電郭少芸,委託由她作為代表開會。在會議表決前,郭少芸講出方中信所交帶的說話,令會上所有人都很愕然。

第13集 廖啟智找出上市詭計告密者

方中信決定不幫張達倫打官司,但卻要收足五百萬,張達倫直指不能接受,即使張達倫再提高薪金,方中信也斷然拒絕。張達倫不肯支付人工,方中信立即指他在記者會上說謊,並向傳媒大爆張達倫與鄧佩儀之事。張的代表律師陳嘉輝指如果方中信這樣做會被釘牌。方中信坦言已經準備與張達倫玉石俱焚。張達倫邊聽邊感到心寒。 李佳芯等人正為子樂而煩惱,因為張達倫不肯再付律師費,所以子樂只可以由法援幫助。但張曦雯等人都覺得,在房中只有子樂、張達倫和鄧佩儀三人,而且法醫更找到鄧佩儀身上有子樂的皮膚,所以子樂被判罪的成數很高。黃智雯指如證明張達倫在記者會上說謊,子樂才有勝算。

郭少芸欲知退出原因

方中信回到事務所後,把張達倫的支票交給郭少芸處理,郭少芸坦言想問個明白。郭少芸想把張達倫的資料交給李佳芯,但方中信不肯。廖啟智要方中信給他一個理由,為何要中途停止幫張達倫。方中信只說與張達倫合不來,而張達倫交了五百萬給方中信,沒有令事務所收少一毫子。廖啟智愈聽愈憤怒,坦言如方中信不聽事務所吩咐,他可以立即解僱方中信。 突然,廖啟智變收到一封電郵,是一個名叫Tony的人傳來的,而且電郵由附上一份娛樂公司的假數資料,廖啟智通知曹永廉,令曹永廉極度驚慌;廖啟智願意用任何方法,一定要找到這個人。

委員不欲爭話事權

鍾景輝秘密約見其他委員會成員,指現在事務所中廖啟智才是話事人,所以他想利用會議把廖啟智踢出公司,但其他委員覺得即使廖啟智走了,事務所的情況可能更亂。 鍾景輝眼見無法說服眾委員,便放出一條影片,自稱不想把廖啟智的事情告上廉政公署,所以希望把事情私了。但是各委員都只想安於現況,不想事務所變天。 黃智雯再去詢問子樂,她想知道更多細節。但子樂已經非常絕望,坦言即使知道更多細節,也難以降低被判坐監的機會。 廖啟智知道Tony是誰 李璧琦猜想,Tony應是聯交所的高層,她指如果他把娛樂公司的財務報表給廉署,曹永廉好應將恩情還給廖啟智,直接認罪。曹永廉怒指自己對廖啟智的恩情已還清,因此不會認罪,他並說萬一自己出事,便會公開一切。 李璧琦回家後,對廖啟智稱已經知道Tony是誰,指他要三百萬才肯收手,但廖啟智也自稱知道Tony是誰,而且與李璧琦所猜想的人,完全不同。黃智雯發現子樂案件的一個重大突破,而且有一段影片,可以證明張達倫正在說謊。但李佳芯計劃把這段片呈堂之前,先放上網。

第14集 李璧琦要求與廖啟智離婚

鄧佩儀的影片在網上瘋傳,引起全城嘩然。張達倫到每個地方都會被追問,只有交由律師陳嘉輝代他回答。廖啟智召見李佳芯,問她網上影片是否她發放。李佳芯自稱只是利用傳媒,為子樂取回公道。 豈料廖啟智指他已經與子樂達成協議,事務所正式退出張達倫的案件,所以叫李佳芯不要再插手。李佳芯非常不滿,她更用主席的身分,繼續接這宗案。但廖啟智卻指他不是詢問李佳芯的意見,而是來通知她,而她無權反對。 方中信遇見楊卓娜男友 廖啟智指張達倫背後,有很多千絲萬縷關係,涉及很多生意利益,所以一定不能得罪他。李佳芯卻認為維持公義比利益重要。方中信載郭少芸與何廣沛回家途中,突然見到蔣志光與楊卓娜在一起,見兩人態度親暱,方中信感到不是味兒。何廣沛想與方中信飲酒欲安慰他,但方中信指自己心裡早已放下楊卓娜了。 李佳芯探望劉丹時,坦言不想再做主席,只想好好地做律師為人爭取公義。劉丹聽到後非常憤怒,要她堅持下去不可離開。 廖啟智回到家中,李璧琦突然提出離婚,謹晶聽到後臉色一沉,聲言不會答應。

李璧琦直指她曾與很多男人發生關係,廖啟智坦言會原諒她,並希望她回心轉意。李璧琦覺得忍無可忍,廖啟智卻指單方面提出離婚,要等兩年時間,在這段時間他會繼續勸她。

李璧琦要求分廖啟智一半身家

廖啟智見到李佳芯,即把法援的案件交給她,但只是些平常的小額財務案件;之後廖啟智變本加厲,要李佳芯擔任何廣沛的助手。 李璧琦要求方中信做代表律師,負責她與廖啟智的離婚案。方中信問她有沒有想清楚,又指離婚是很簡易的事,只要雙方願意的話,上律師樓簽名就完成了。但李璧琦指廖啟智不肯離婚,所以才要打官司,方中信再次婉拒。 李璧琦知道方中信只看錢,她即指廖啟智有一億身家,她要分他一半,並拿當中五百萬用來打官司。而且,李璧琦說她知道廖啟智的一個秘密,可以構成離婚的理由。

方中信代表李璧琦、廖啟智盛怒

國立被控告偷竊罪,郭少芸把他介紹給李佳芯與何廣沛。但當國立案情告知二人後,他們都覺得案件非常棘手,因為沒有人證物證。李佳芯二人正在討論此案時,郭少芸出現。李佳芯好奇郭少芸為何會相信國立沒有說謊,郭少芸指自己全憑直覺。 廖啟智心想把方中信踢走,與陳嘉輝飲酒時建議把方中信介紹給其他行家,並要用金錢去吸引他。方中信去見廖啟智,正式宣佈自己成為了李璧琦的代表律師,處理他們的離婚案。廖啟智叫他不要接,並願意賠償方中信任何損失,方中信拒絕……

下一頁:《律政強人》第15-21集分集劇情李璧琦搞到自殺、方中信被設局; 老孤狸鍾景輝被廖啟智鬥走撤去副主席一職!

讀者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