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M6-10

《踩過界》第6-10集文字劇情 – 盲俠以聽覺逆轉案情、天價推Job拒助殘障兒童

踩過界》第6-10集文字劇情 – 盲俠以聽覺逆轉Suki愛虐的案情,卻與戴德仁(Y.T.)結怨;今周盲俠將會遇上殘障兒童星仔,勾起與父親的回憶,同時卻以天價狠心推Job拒助這位小朋友⋯⋯

原文刊於:東方新地 資料來源:無綫電視

回到目錄

踩過界 海報
王浩信 (飾文申俠), 蔡思貝 (飾趙正妹), 李佳芯 (飾王勵凡), 張振朗 (飾谷一夏), 朱千雪 (飾戴天恩)


第6集 – 申俠以聽覺顯實力

報紙大肆報道Suki一案更抹黑申俠,申俠表示不介意。癲姐安排Suki到酒吧枱工作,好讓她有所寄託。申俠突然來到T.Y.的辦公室,表示可替他向GoGo發出禁制令。GoGo返到家中看見禁制令,痛罵申俠沒義氣出賣朋友。GoGo找癲姐出來散心,癲姐卻遞上車輛損毀維修單據;原來申俠已替他清還了款項,之後癲姐更向GoGo解釋申俠申請禁制令的原因。Never告之申俠Walter已自行退出Suki一案,而接任的檢控官將會是Gotham。

Never暗示天祐脫離操控 、T.Y.推仔落海

Never邀請Gotham下班後消遣,Gotham反以說教的口脗勸Never要遵從香港法律界的規矩,不可以我行我素;Never不滿這位前男友及昔日戰友的觀點,並沒有理會。T.Y.在車上看見GoGo及申俠眾人,立即拿出禁制令向GoGo示威。Never找到申俠眾人,聽到申俠表示跟T.Y.接觸後,發現他操制慾極高,懷疑天祐可能同遭父親虐待;申俠發現Never仍在,為了避嫌於是請她離開。Never前往喬治大學的舊生會與天祐攀談,暗示天祐別受父親擺佈。T.Y.收到天祐提早送他的生日禮物後,立即趕到警署門外,發現天祐真的打算自首,於是立即帶他到遊艇上。憤怒的T.Y.,將不懂水性的天祐推下海,待他認錯才拋繩索拉他回遊艇。Suki病況惡化,站在吧枱裡聽見斟酒的聲音、流水聲或調酒聲都感到害怕。

Gotham庭上攻擊Suki

Suki離開後良久未回來,申俠便與癲姐一同尋找她,只見Suki躲在儲物櫃處瑟縮一角。申俠為了讓Suki面對自己的恐懼,刻意將她家布置成地下室的模樣;GoGo鞭打癲姐,令Suki忍受不住,喝停GoGo。開庭當日,癲姐告知Gotham正前來,申俠單憑聽腳步聲便已得知他帶了四名助手,Gotham為之佩服。申俠於庭上以Suki當日穿的襯衣發現戴天祐的DNA為由,證明天祐曾囚禁Suki。Gotham用一張合成的圖片,令Suki自認是自己的相片,成功指Suki捏造記憶,砌詞曾被天祐禁錮。

盲俠出招,天祐突變辯方證人

天祐被T.Y.推下海後患上感冒,但從醫院逃出來聽審。申俠前來找天祐,一言不發便抱天祐一同衝進海中;申俠要求天祐保持冷靜,指示他回岸的位置,二人才安全返回岸邊。申俠此舉希望天祐能回心轉意,出庭作證,可惜最後都被天祐拒絕。此案到了最後階段,若控辯雙方再沒有新的證人,便會作出結案陳詞。申俠坐在律師位置中,聽到天祐步入法庭的腳步聲,得知他來到現場。開庭時,申俠向Never表示辯方還有新的證人。回到目錄


第7集 – 申俠天價推Job婉拒協助病童

申俠突然於庭上申請天祐成為辯方證人,Gotham表示反對;在法庭上的天祐同時亦大為驚訝。申俠利用天祐對Suki的內疚,企圖逼他在庭上承認所犯的罪行。在父親的壓力及眾目睽睽下,天祐終於站起來,向法官表示願意出庭。當天祐將真相說出,Gotham表示此案牽涉另一宗嚴重罪行,申請休庭。T.Y.步出法庭時被記者圍訪,他只表示對兒子所作所為感到痛心。事件告一段落,可是GoGo向T.Y.表示絕不會輕易放過他。

申俠巧遇患病小童星仔

Never不小心弄破了高跟鞋跟,剛好Gotham路過攙扶她走路,可是仍不忘對她訓話。Suki為感謝支持她的人在舞台上彈奏一曲;當GoGo聽得陶醉時,卻發現申俠已暗地離開。申俠乘搭76號巴士時在車上遇到一名小孩向他打手語,原來巴士的報站系統錯誤,他向申俠請教應否下車。到站時申俠發現小朋友還在車上,伸手摸他時發現小朋友正在發高燒,遂將他送到醫院,更得知小孩名叫方逸星,父母皆是傷殘人士。母親是啞巴,而父親則是聽障人士,雖能說話可是音量頗大。警方及社署職員到場以疏忽照顧兒童罪名拘捕二人。癲姐欲介紹申俠替二人辯護時,可是遭申俠拒絕。申俠前往探望星仔時,在門外聽到職員與星仔父母的對話。職員指二人沒有時間照顧星仔,亦沒有聘請工人照顧星仔,實屬疏忽照顧。

有片:盲俠巧遇患病童星仔、憶起自己父子情

鄰居力證星仔受虐

癲姐再嘗試說服申俠,可是申俠竟將律師費用調高到一千萬。原來申俠想起六歲那年,父親為照顧自己導致疲勞駕駛,之後遇上車禍一事;當時申俠也在車上,亦因車禍而失明。GoGo力勸申俠為星仔父母辯護,可是申俠認為他們確有疏忽之處;申俠表示若GoGo希望自己幫助二人,便請他找出證明星仔父母對兒子的關心。GoGo找來當警察好友向星仔的鄰居查問。從鄰居口中得知在星仔生病時,星仔父母也不帶他看醫生,而且曾於公園放下星仔,母親卻獨自在旁吃雪糕。

申俠妥協成監護人

星仔暫住兒童之家,可是他卻孤立自己不願跟其他小朋友玩耍。星仔見到申俠,便抱緊他雙腳央求替父母辯護,令申俠想起自己當年在兒童之家被欺負的情景。在眾人力勸下,加上申俠不想星仔入住兒童之家,只好答應成為星仔父母的辯護律師;結果申俠成為星仔的暫時監護人,更與星仔同住。申俠研究案件期間,癲姐從證物名單上發現星仔父母曾向美國DNA生育研究院咨詢能否誕下一名失聰的嬰孩,此點對星仔父母極為不利。回到目錄


第8集 – 申俠於酒吧開設模擬法庭

星仔暫居申俠家,可是星仔不大理會GoGo。但當申俠一回來,星仔便抱緊他,可是申俠冷淡的態度令星仔十分不快。GoGo責怪申俠冷酷無情,申俠表示他只負責打官司,照顧則由GoGo處理。申俠前往癲姐的酒吧時,聽到Never被男子追求及苦纏。Never擺脫了該男子,向他表示申俠是自己男友。Never向眾人表示她正申請成為區委法官,現正放假。申俠正研究星仔父母一案時,突然邀請Never到癲姐酒吧相聚。

Never參加模擬法庭

Never得知後欣然應約,更隆重其事抹了香水,可是她一到達酒吧,看見各種模擬法庭的佈局擺設,便得知這次不是她想像中的約會。申俠打算為星仔父母模擬上庭的情景,託Never擔任法官,而他則擔任檢控官質問星仔父母,讓他們上庭時有充足的心理準備。申俠送星仔父母離開酒吧時,特意詢問他們有否其他事隱瞞,二人雖表示沒有,可是申俠隱隱從對方的心跳聲中察覺一點異常。星仔回到家中仍舊悶悶不樂,申俠對此卻置若罔聞,只着GoGo到美國一趟,調查星仔父母是否還有事隱瞞。申俠一覺醒來,以為GoGo廚藝特飛猛進能準備西式早餐,豈料三人份的早餐竟是星仔獨自準備的。GoGo前往美國前,囑咐星仔照顧申俠,星仔竟然拿起地拖替申俠打掃地方,可是被申俠冷言對待。

Never主動追求申俠

Never送上一幅版畫給申俠,申俠單憑觸覺便能將畫作描繪出來,令Never大開眼界。隨後Never更主動着申俠撫摸她的臉龐,讓他了解自己的容貌。癲姐見申俠沒有拒絕,內心不是味兒。癲姐返回家中,翔鳳忽然問及她跟申俠的關係,癲姐正為條件如此好的Never主動追求申俠一事感到不快,便央求翔鳳別再過問她的感情事。豈料翌日,癲姐與申俠一同返回酒吧時,竟發現酒吧佈滿了心形氣球,而牆上更貼上她與申俠的名字。癲姐將自己的名字撕下,剛巧GoGo從美國回來,癲姐便將派對說成為迎接GoGo而設的。

GoGo隱瞞赴美調查結果

申俠對派對一事不想深究,反立即詢問GoGo從美國的調查結果。GoGo從背包拿出兩個資料夾時稍有猶疑,最後只拿出一個,向申俠表示星仔父母於美國帶星仔練槍時曾有一次疏忽照顧的意外,導致星仔暫時失聰。申俠於是再次利用模擬法庭的方法,向星仔父母問及當時詳情,對他們的辯解仍覺滿意。可是到開庭當日,控方拿出新的證據;當申俠以為是美國練槍一事時,癲姐向申俠表示該證物是一份親子鑑定報告。回到目錄


第9集 – DNA證非親生!方氏夫婦失去星仔撫養權

控方突然拿出DNA親子驗證報告,證明星仔並非楊美玲所親生;申俠雖在庭上作出反對,可是庭上所有證供均對方氏夫婦不利。申俠想起當日GoGo從美國回來報告調查所得時,似乎有所隱瞞,離開法庭後申俠立即質問GoGo。GoGo以為不公開DNA報告,星仔便能受到保護;申俠表示若早點得知便可申請閉庭審訊,禁止公開報告內容,現在反而所有人都知道星仔非美玲親生。申俠怒不可遏,指GoGo不用再跟進案件將他辭退。

星仔突然離家出走

申俠忽然收到GoGo通知星仔不知所蹤,幸好GoGo早前替星仔修理他的隨身機械人時設置了鏡頭,發現星仔獨自走到大潭篤水塘。GoGo與申俠會合後,GoGo按鏡頭看到的路標尋找星仔;申俠則要由癲姐攙扶慢慢前進。申俠聽到有蛇,立即將癲姐抱在懷內免她被咬傷;之後癲姐突然擁抱申俠,免他誤踏進捕獸器卻令自己受傷。星仔掉落山坡,幸GoGo及時趕到將他送院。醫生表示星仔左腿大量出血需要親屬輸血,星仔的鄰居李蔚詩聞言立即要求方先生輸血。星仔需要留院觀察,GoGo對蔚詩在場感到懷疑。星仔不願回答為何離家出走,GoGo利用MOBI哄星仔說出逃走真相,GoGo聽後不禁大驚。申俠覺得最可疑的地方是誰將親子鑑定報告交給控方,申俠表示可能要從檢控一方入手,Never聽後若有所思。

童星鄭耀軒飾演「星仔」: 一個小朋友為咩想變聾?

Never暗中協助調查

Never在一間餐廳遇見檢控官,刻意跟他同桌閒談,最後Never成功找到將證據發給檢控官的人的電話號碼。GoGo調查得知電話號碼的主人,竟是方氏夫婦的鄰居蔚詩,便聯同癲姐一起以美容作藉口進入蔚詩家。GoGo趁二人在房內修甲時,溜進蔚詩房間調查。他們最後查出原來蔚詩就是星仔的親生母親,若方氏夫婦輸掉官司,她便可藉親生母親的身分得到星仔的撫養權。癲姐在想到底是美玲還是蔚詩欲加害星仔,申俠遂心生一計。

美玲忍痛簽下協議書

申俠相約方氏夫婦及蔚詩見面,表明他已得知蔚詩的真正身分。因為星仔的病情突然惡化,可能導致半身不遂,若要方氏夫婦照顧殘障的兒童恐力有不逮,申俠建議若方氏夫婦輸掉此官司,便將星仔的撫養權轉交親生母親蔚詩;最後美玲忍痛無奈簽下協議書,而蔚詩也一同簽署。開庭當日,申俠指出蔚詩曾棄養星仔,但後來因遭丈夫嫌棄她不育,而回港處心積慮要取回星仔撫養權。回到目錄


第10集 – 申俠GoGo互相指責

蔚詩見星仔將半身不遂,自己不欲照顧他,便於庭上承認教唆星仔隱瞞病情等事;方氏夫婦無罪釋放。離開法庭後方氏夫婦連忙向申俠道謝,GoGo則表示欲申請星仔的撫養權。可是星仔突然出現,眾人更發現星仔已完全康復能夠走路,GoGo才知道自己被騙。星仔離別在即,GoGo送他另一個新的機械人作禮物。星仔緊抱申俠雙腿,而申俠也曾想回抱星仔,可是舉高的手最終還是放下來,仍然冷淡的面對星仔。

Never申俠一起看星

申俠收到官司報酬,GoGo相邀一同喝酒,可惜遭申俠拒絕;Never剛巧駕車經過,申俠便登上她的車離去。原來申俠獨自去打壁球訓練體力及聽覺,Never因沒有合適衣服而只能呆坐。Never載申俠到山上,陪她一同看星星。對於申俠徹夜未歸,GoGo在家心內忐忑不安。癲姐的好朋友潘安(陳庭欣飾)因有法律問題欲找申俠幫忙,GoGo看見對方是個美人兒立即像蜜蜂遇上蜜糖般;原來潘安是位幼稚園教師,GoGo便在校外等候對方下班,剛巧潘安的朋友爽約,GoGo便填補空缺跟她一起打網球。運動完畢後,GoGo突然聽到更衣室內有人大叫便進內查看,竟看見潘安全裸的身體。潘安及GoGo均被警方帶走,而潘安則被控非禮學生家長。癲姐與申俠前往警局,看見潘安只得毛巾包裹身體表示不滿。

有片!Never、盲俠浪漫看星星

清潔工人證供不利

癲姐向潘安詢問案發詳情,原來潘安看見學生家長於更衣室滑倒,便扶她到椅上休息,並替她按摩接近臀部的痛處。可是該家長卻大呼非禮。潘安說若打官司便沒錢做手術,申俠表示若潘安入獄,未必允許她服食荷爾蒙藥,那麼她早前的努力便會白費。申俠表示目前最關鍵的證人,便是更衣室內的清潔工人;癲姐立即趕往球場,希望搶先Walter一步說服對方成辯方證人。可惜最後也被Walter搶先一步,而且她的證供也對潘安非常不利。

GoGO為證真相看色情片

申俠返回家中,GoGo仍對潘安一事生氣。申俠問他,潘安在打網球時會留意甚麼,GoGo敷衍回答後便指自己將會回房看色情片,申俠聽到GoGo回應遂心生一計。申俠突然邀請潘安觀看色情片,發現她口中雖對片中的美女讚不絕口,可是申俠卻用心傾聽她的心跳呼吸反應,終於了解她並沒有說謊。申俠明白潘安參看片中女角的身材的目的,卻不禁苦惱該如何在法庭上表露此重要證據。回到目錄


王浩信 Vincent – 心眼 (劇集 “踩過界” 主題曲) Official MV

主題曲 心眼
作曲 朱俊傑
作詞 張美賢
主唱 王浩信

何雁詩 Stephanie – 愛近在眼前 (劇集 “踩過界” 片尾曲) Official MV

片尾曲 愛近在眼前
作曲 張家誠
作詞 張美賢
主唱 何雁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