曾江

曾江專訪:荷李活唔係特別架勢!冇時間睇香港嘅電視

星惜天下

資深實力派演員曾江,由粵語片時代起,縱橫影視圈七十多年,本刊於2015年曾專訪剛奪得金像獎的曾江,作為資深演藝人,分享他對影視行業的看法,字字珠璣:

鄭:鄭紹康 曾:曾江

鄭:恭喜你攞金像獎最佳男配角,原來你第一次攞獎,有咩感受?
曾:喺自己同行裏面受到認同,當然係好高興。
鄭:算唔算遲來的獎項?
曾:有嚟就得啦!有啲人後生已經好醒,我後生嗰時好笨㗎嘛!
鄭:最近(編按2015年)《大時代》重播,好大迴響,你個角色都好搶!
曾:我喺TVB拍好多嘢,好多我都幾有印象,但《大時代》以我本人嚟講,印象唔係咁深,唔知點解,《誓不低頭》、《我本善良》印象仲深少少。《大時代》我聽講大家好受落,冇嘅,比較啫,貨比貨,就知道有高低。嗰個時代,電視有好多好嘢,都算係比較盛事,(監製)韋家輝,啲嘢特別,同人唔同囉!

荷李活唔係特別架勢!

鄭:拍電視未必可以拍電影,但你又得!你覺得拍電影係咪高級啲?
曾:拍電視同拍電影最大分別,係曝光,電影兩個鐘,電視三十集,已經係三十個鐘,電影兩個鐘入面,要俾觀眾感覺嘅嘢,就比三十個鐘難囉!配角喺兩個鐘嘅戲,二、三十分鐘,要俾觀眾留低印象,我覺得就難啲,失一秒,就少一秒,因為唔係好多秒。
鄭:拍電影滿足感係咪大啲?
曾:都唔係,拍嘢開心有好多因素,合作嘅演員可以刺激你,你高興到不得了啦!點解我諗唔到咁嘅做法?佢咁嘅react嘅?我又點樣去搞,咁咪好睇囉!
鄭:聽你咁講,你對演戲仲好有火!
曾:愛上嗰樣嘢吖嘛!唔係以咁嘅年紀,仲做嚟做咩?

鄭:屋企人有冇叫你唔好咁辛苦?
曾:屋企人見我鍾意做,幾幸福啫,佢阻止都冇辦法㗎!問題係睇體力支唔支持到,支持到有咩所謂啫!當然部戲每個鏡頭都有我,我唔敢接㖭啦,我做唔到嘛,我交唔到嘢俾你吖嘛!
鄭:好多電影人想去荷李活,你又係去到!
曾:我好早好早喺嗰度。
鄭:香港拍戲同喺荷李活拍戲,有咩分別?
曾:大家個制度唔同,荷李活expect你exactly知道今日做乜嘢,劇本一個字都唔好改佢,拍呢場戲應該係點,你應該知道晒。香港拍戲佢都會俾你知道,但冇咁着重,電視可以飛紙仔,劇本都未曾有,問佢今日拍咩,會答:「就嚟、就嚟!」大陸又有咁嘅現象,飛紙仔,甚至有時導演同你講:「今場咁樣咁樣!」(意指無劇本)咁就嚟。制度唔同,製作方法唔同,問題係你可唔可以適應。

鄭:好多後輩都係好努力想去荷李活。
曾:荷李活,唔係特別架勢,工作嚟之嘛!睇你點睇,有啲細路一個月唔知搵得幾多錢,但佢唔可以坐巴士,好慘㗎!我哋可以坐巴士,點解唔得?發仔(周潤發)都得啦!佢唔同啲,人哋見到佢梗係嗌影相,人哋見到我都會,但我唔制呀!我唔影㗎,我覺得係我私人時間,少少人,OK,多人影,我要企喺度半個鐘嘞喎!發仔好嘢,我服佢,佢喺荷李活,每一個工作人員嘅名佢都叫得到,我係一個都記唔到㗎!佢同個個人都打招呼,佢唔理喺邊度拍戲,佢都係咁好。
鄭:你喺荷李活有冇唔開心?
曾:全世界都冇公平㗎,問題公平度喺邊度。

進軍荷李活始袓 曾江:唔架勢、工作而已!

冇時間睇香港嘅電視

鄭:訪問前,傾閒偈,你提到國內製作質素好高。
曾:有好多原因,銀紙啦,要有錢先得㗎!有啲地方佢有錢唔肯使,咁有乜辦法,人才啦,劇本、編劇、演員、導演、攝影。大陸樣樣我都拍手,但我最唔鍾意就係佢哋嘅音樂,mixing渣到不得了,加咗音樂仲反而衰咗,我有嗰句講嗰句,會得罪人,不過唔緊要,係善意嘅得罪,我唔係詆毀,係希望佢好。
鄭:點睇香港嘅電視、電影?
曾:老實講,我好少睇香港嘅電視,我睇大陸嘅電視,已經冇時間睇香港嘅電視,我晚晚睇北京衛視,佢啲劇集固然水準好,甚至娛樂節目,最近我睇一個叫《音樂大師課》,16個靚仔靚女,最細3、4歲,4個老師教佢哋唱經典歌曲,嗰啲死人𡃁仔,真係唱到你流眼淚,呢啲節目,又唔使使咁多錢,製作費又低,但係感人又好睇,香港冇,冇腦吖嘛!冇咁嘅創作吖嘛!成日要慳慳慳,慳唔一定曳㗎嘛!

點解會肯拍《四個小生去旅行》?

鄭:點解會肯拍《四個小生去旅行》?
曾:同四哥(謝賢)、修哥(胡楓)係細路哥玩大㗎嘛,邊有機會一齊去一個地方玩,點會約埋去,唔可能,你有你屋企,我有我屋企,你有你嘅嘢做,我有我嘅嘢做,當然太刻薄我唔去啦!
鄭:你識四哥咁多年,佢係咪一向咁不羈?
曾:四哥係明星,修哥係藝員,我係一個演員,四哥出嚟係要戴住黑眼鏡嘅,修哥喺娛樂圈乜都可以做,佢唱歌又得、跳舞又得,佢喺個舞台一個小時可以唔停,你叫我做,我係做唔到,我係有劇本,我加咗自己嘅創作,所以我係一個演員,再加埋Joe Junior,佢係一個歌者,咁4個組合你話幾過癮。平日冇機會嘛,我哋啲朋友兩個機會見面,鞠躬場合,一係仔女結婚,我哋會見到,仲有咩啫?

鄭:你拍幾百部粵語片,係咪嗰時已經賺夠?
曾:夠唔夠係睇個人,你滿足咪夠,唔滿足咪唔夠囉!年年要換架Porsche,要住獨立洋房,咁唔夠囉!
鄭:仲有冇揸電單車?
曾:仲揸得咩?老婆都唔俾啦!撻低咗都拉唔起,咁點呀?我想㗎,我點會唔想,塞車塞到咁,我捐車罅都唔知幾過癮!
鄭:兩年前你拍Salon de Pro染髮霜廣告,係咪對美源髮采播你廣告咁多年無聲抗議?
曾:演員係好被動,冇人搵你,你拍鬼咩?個衰嘢(新廣告商)諗到「你仲係用緊嗰隻染髮?(廣告對白)」我冇話美源唔好,雖然我幾十年斗零都分唔到,我都好谷氣,但反轉頭,睇下後生時都幾靚仔,幾過癮,問題睇你心態之嘛,覺得好蝕底咪唔過癮囉!

【後記】增光和曾江

做訪問又是一次夢想成真,自小已愛看他演戲,想不到真人也如《大時代》的角色龍成邦上身般,中氣十足兼每答一條問題也交足戲。訪問前四出打聽一下他是否一個很有態度的演員,更出奇地是所有回覆也說他是一個非常和藹可親、善良沒架子的前輩。敬業樂業,永不言休的工作態度,固然值得敬佩。其實他在荷李活或其他西片的演出次數更是港星中數一數二,曾江的確是令我們感到驕傲的香港演員殿堂級代表!

曾江狠批港製作人:冇腦

重溫:謝賢掌摑曾江一幕

https://www.youtube.com/watch?v=9sC1nfTOAJw

圖片來源:東方新地

讀者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