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EEP FI

經濟困難 受盡白眼 吳浩康:感激家人不離不棄

由紅極一時,跌入低谷;由Facebook唱到開音樂會,呢條漫長嘅路走了15年,吳浩康(Deep)話屋企嘅支持好大,特別係「專登留番條命」睇佢行番上個台唱歌嘅爸爸,感激佢哋長期嘅擔心同埋對自己不離不棄。

 


撰文:東方新地
圖片:東方新地、吳浩康@Instagram

吳浩康:擔心就此玩完

提到2004年因藏毒出事,當時驚唔驚就此玩完,吳浩康直言:「絕對有擔心從此就冇,其實情理上係會冇㗎嘛,同埋件事真係大件事,外國係點係外國嘅事,香港就係香港,所以絕對有擔心。」當年有指鄺美雲幫佢同老闆楊生講好說話,問到係咪同鄺美雲好熟,佢話:「嗰陣啱啱識,所以係好感激Cally姐姐(鄺美雲),我只不過有次受佢邀請為佛誕唱歌,佢覺得呢個新人好似幾有禮貌,佢有個姪女都幾鍾意我,出事之後,佢覺得呢個後生仔都值得幫,就打畀老闆求情。」

吳浩康

受盡白眼

經過呢件事後,不但生活受盡白眼,連經濟上有頗大壓力,吳浩康:「經濟上有捱過嘅,喺我組Closer夾Band嘅時候,我一個人就算喺演藝工作唔多,我都會做其他嘢去穩定住,因為我都要養屋企,但唯獨夾Band嗰陣,我哋係新嘅樂隊,一份糧四個人分,工作機會少,嗰段時間每一日都要計住點搭車,因為我住觀塘,Band 房喺荃灣,淨係搭車都係好攰嘅事,我一個禮拜最少返去四日,日頭夾到夜晚,仲未計其他生活開支。我追夢啫,但我唔能夠要爸爸同我一齊過飄泊嘅生活,所以早三、四年開始,我做其他兩樣嘅生意,唱歌學校同籃、足球嘅青訓。」


吳浩康:從來冇諗過放棄音樂夢

工作機會少,收入低,咁有冇諗過放棄唔做呢行,吳浩康:「冇,除非我行完晒條路,我應承過自己要有始有終,我仲有好多嘢未做,我想試吓盡力盡情做一次,可唔可以做到啲嘢。」


與父親的約定

吳浩康繼續道:「我爸爸同我有個約定,佢有癌症諗住唔睇醫生,我就同佢講:『留番條命睇我行番上個台度。』佢又真係好乖頂住。我爸爸好想見到我返番個台唱歌,因為佢覺得喺嗰度我係最開心。」

癌父每日煮早餐畀佢

問到低潮嘅時候,屋企同前女朋友點支持佢,吳浩康指最大的支持的確係來自屋企:「我屋企嘅支持好大,尤其係我爸爸,佢直情唔過問關於我嘅經濟、諗住點發展,零壓力,每日一定會煮好早餐畀我,夜晚會等我門,見到我唔開心,會揀啱時間先問咩事,呢個空間、呢種支持、陪伴,女朋友最大都係信任同陪伴,屋企人長期嘅擔心、長期嘅不離不棄係好難能可貴。」


公司無條件支持

除了家人,公司的支持亦係佢堅持的動力,吳浩康話:「公司都係另外一班屋企人,我聽到好多說法,講到公司好條件交換,講到『阿Deep夠多人撐,佢哋咪會理番佢。』其實根本就唔係咁,根本由決定做Fb Live開始,大家一路喺背後support我,只不過好難話畀大家聽我啲同事又做緊嘢嘞! 老闆楊生冇計算過我值唔值得幫,佢一個咁聰明嘅人只要計,就知唔值得。Mani我試過搞出大頭佛,記者問回應,我呃佢我冇去過嗰個地方,佢都係照樣幫我,我媽媽離開,佢好落力去幫,連私事、家事都咁support。」


吳浩康

未有時間表結婚

工作慢慢穩定,咁又有冇諗過幾時結婚呢,吳浩康指好想生細路仔:「好想成個屋企多啲新嘅成員,但係我諗未係呢刻做到或者急得嚟嘅事,如果搵到啱嘅人嘅話,可能係隨時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