廖啟智

細仔血癌離世 太太曾患抑鬱症 廖啟智:珍惜同家人相處時間

資深演員廖啟智(智叔)是公認的實力派藝人,在四十多年的演藝生涯裏,他出演過上百部影視作品,曾兩度奪得金像獎「最佳男配角」。

熱愛演戲的智叔屢創高峰,但在現實生活中他曾面對喪子之痛,而太太也曾患上抑鬱症,作為一家之主的他,是如何面對這生命中最不能承受的痛,是如何捱過去……

編輯:東方新地 |原文:Sunday Kiss

「最佳男配」廖啟智 常演警察

智叔於80年代在TVB出道,至04年離開,期間他在無綫演出超過60多部劇集。智叔更是常出現在TVB各種警匪劇中,從《皇家鐵馬》、《鑑證實錄》、《廉政行動》、《談判專家》再到《學警雄心》等,警匪劇中總會有智叔的一個位置,而在近日熱播的神劇《刑事偵緝檔案》系列,智叔也演活了警察一角。

廖啟智
廖啟智性格低調,默默耕耘,希望用身教影響下一代,近年他還兼任了浸會大學表演系講師,用自己過往的人生得着和演藝經驗與後輩分享。

刑事偵緝檔案

KRGrW78lMRA
智叔常出現在 TVB各種警匪劇中。

而年前他出演TVB重頭劇《律政強人》,同方中信「鬥戲」,網民大讚兩位都係好戲之人!

廖啟智
智叔在《律政強人》中飾演一名心狠手辣,為名利權力捏造證據、不擇手段的律師。

93年 奪金像獎最佳男配角

1980年,智叔 參演以民國題材作藍本的電視劇《上海灘》。1992年,主演了電影《籠民》,飾演一名智障青年,並因此獲得1993年香港金像獎「最佳男配角」殊榮。04年,智叔離開電視圈後成影壇搶手貨,近數年接拍超過廿套電影,

cagemen-cover

ar3whwlu

智叔於《籠民》中,飾演一名智障青年。
智叔於《籠民》中,飾演一名智障青年。

智叔近年都拍過不少作品,如電影《B+偵探》、《線人》、《消失的子彈》、《反貪風暴》、早前的話題作《十年》以及近期的《點五步》等。而09年再憑《証人》奪得金像獎「最佳男配角」,再創其事業另一高峰。

71043529
智叔在《消失的子彈》中飾演兇殘的兵工廠廠長丁老板。
9ef7fcb7e79e6f7468c2125de6a9a303
智叔 在《點五步》中飾演 盧校長,帶領一班中學生組成沙燕棒球隊,打贏日本隊。

同陳敏兒藝訓班邂逅

智叔是79年第8屆無綫藝員訓練班學員,和他的同期同學有湯鎮業、景黛音、周秀蘭、黃造時、陳安瑩、艾威、李成昌、梁潔華、黃敏儀,還有陳敏兒!兩人在藝訓班邂逅,拍拖8年後,決定於1987年11月11日結婚,而且結婚是由太太陳敏兒主動提出的。

結婚31年 智叔零緋聞

智叔 跟太太陳敏兒至今結婚已31年,期間從未傳出過緋聞。一向習慣事事遷就的陳敏兒,覺得兩人已不能在情侶關係上拖拉,於是在某晚與智叔重踏初相識之地,大喊我要結婚!陳敏兒為自己爭取自14、5歲便憧憬着的一個童話夢,令本來不相信一紙婚書的智叔亦連聲說好。

201110251628557785379885_resize

對於婚姻,陳敏兒相信「路遙知馬力」, 認為婚姻可以在共同生活中,看到大家最真實、最赤裸的一面,坦露自己的同時更能觸及對方內心深處。而智叔則認為婚後要建立家庭,所以應在有了經濟基礎後再考慮。而且當時還年輕的 智叔也嚮往自由自在的生活,但現實歸現實,他還是確切地相信家庭在這個社會中是需要以制度去維繫的,既然大家都有意去建立一個屬於自己的家庭,那就去實踐!

201104251808053397401632_resize

兒子出生 浪漫反璞歸真

婚後,智叔和 陳敏兒兩人繼續各自忙碌工作,直至大仔廖文哲出世,陳敏兒退出娛樂圈做全職的廖太太,智叔則為一家大小的生活而奔波。

在14年裏,二人共添了三名兒子,一家五口樂也融融。陳敏兒直言生BB前其實很甜蜜,兩人會一同散步,在太陽之下有無限的美麗想像,就如以前對婚姻的憧憬一樣,但後來卻發現現實不如童話般浪漫,孩子跟生活瑣事,如洗奶樽、換片、洗澡等,都要自己處理,即使遇上問題,路還得走下去。

大兒子出世後,陳敏兒與智叔二人的角色對調,家中事事都以孩子的利益為先,身邊的人也給擱置一旁,夫妻間的摩擦亦因而增加,感情問題日積月累卻從未解決,孩子成了二人的中心,但關係卻一直變差。

噩夢連連的2003年

直至2003年,噩夢突然降臨,3歲的細仔廖文諾不幸確診患上了白血病,化療、放療,各種治療實施將近一年,把諾諾折騰得苦不堪言,年紀小小的孩子,胸口插滿管子,發燒嘔吐,日漸消瘦。

夫婦兩人感到非常無助,這種撕心裂肺的感覺,相信每個做父母的都能體會,在夫婦二人得與死神正面交鋒那刻,互相扶持共渡難關,也重新學習相處、正視婚姻的關係,找回二人在家庭角色上的平衡。

三年來智叔夫婦帶著諾諾不斷進出醫院,接受漫長而痛苦的治療。

幼子諾諾出生的那一年。

在諾諾病發期間,那個時候智叔幾乎放棄了所有的工作,每天早上六點起床,送大兒子、二子到學校後趕到醫院,用盡自己全部的愛和時間去照顧諾諾,給他按摩擦拭以減輕痛苦,直到晚飯後才匆忙趕去電視台主持親子節目,回到家後已是午夜時分。為了讓孩子忘記痛楚,智叔和太太陳敏兒會不停講故事、玩遊戲,引開文諾的注意力。
直至06年4月,諾諾牽着爸爸媽媽的手,聽着爸爸媽媽唱的歌,安詳地離開了這個世界。

廖啟智
05年4月,陳敏兒與廖啟智為二子文信(左三)舉行生日會,長子文哲(右一)、孻子文諾(右二)及廖啟智媽媽三代聚首一堂。

陳敏兒曾患抑鬱症

陳敏兒一直表現堅強,雖然在兒子安息禮上,她沒有流下一滴眼淚,但原來在陪伴兒子接受治療時,已患上抑鬱症,曾經有段時間想過尋死。而廖啟智接受訪問時直言,文諾從患病、康復、再病發,這段時期就猶如坐過山車一樣,不過夫婦二人因為有信仰支持,讓他找到出路,生活重回正軌,情緒也得以平復。

諾諾離開後,智叔與陳敏兒親撰文章講述愛兒廖文諾離世的經過和心情。
諾諾離開後,智叔與陳敏兒親撰文章講述愛兒廖文諾離世的經過和心情。

珍惜身邊人

如今,智叔談起諾諾的離開,反而是感謝這段經歷,他指雖然很痛苦,但讓他學會更珍惜和家人的相處,「跟諾諾奮鬥呢三年,曾經令我好封閉,但亦令我明白生命係好脆弱,甚至改變咗人生觀。」
而諾諾的堅強,亦令智叔更勇敢面對人生,智叔曾說:「人生在世,還有什麼比家人更重要?把握與他們相處的時光才是最重要。」

06年,智叔和陳敏兒在萬分悲痛中送走了5歲的細仔文諾,安息禮拜上陳敏兒表現堅強,但原來她曾因兒子的病而患上抑鬱症!
紀念冊中,廖啟智二子廖文信所繪的圖畫,紀錄與弟弟實實在在的兄弟情。
在悼念冊中,廖啟智二子廖文信所繪的圖畫,紀錄與弟弟實實在在的兄弟情。

長子自稱廢青同志 智叔再頭痛

2013年,考驗再度光臨,智叔當年19歲的大仔文哲,在社交網絡上載多張留長頭髮和化妝的易服照,而且留言自稱是廢青(頹廢青年)和想做女人。陳敏兒將責任攬上身,她曾在訪問中透露,年來因照料患病的幼,因而忽略了大仔文哲和二仔文信,兩個囝囝曾向母親投訴偏心,所以在文諾離世後,她更專注教仔,她謂:「細仔病嗰段時間,我全副精神都擺咗落佢身上,諗番轉頭,大仔二仔都係成長階段,都需要我去照顧,佢哋有怨我偏心,忽略佢哋,其實我同我媽咪一樣, 都係一個操控狂,往往將自己認為最好嘅嘢俾小朋友,成日處於緊張狀態,試過幫大仔走後門入名校,又試過干預學校校政,但有一日我發現佢(大仔文哲)笑容愈嚟愈少,知道自己唔變唔得。」所以智叔和敏兒成立了「家長匯集」慈善機構,教導「怪獸家長」不要迫得兒子太緊,放手讓小朋友自己學習成長。

事過境遷,智叔跟陳敏兒分別澄清兒子的性向絕不成疑,他喜歡的是女性且恨拍拖,一家又回復平淡幸福的生活。談到到面對排山倒海的工作量,智叔認為最佳釋放的工作壓力的方法是回家休息:「仲有邊個地方會比屋企更安全更溫暖?」智叔的工作再忙,有時間也樂意為家人親自下廚,簡單又得,豐富亦得,皆因為家人下廚是表達愛的其中一種方式。

 

對!就算工作再忙,也不能忘,忘了和家人相處的時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