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Mo

MIRROR個唱墮屏55日 阿Mo李啟言父親與舞者見面 So Ching暴瘦令人痛心

最新娛聞

廣告

在7月底的MIRROR個唱中因墮屏意外受傷的阿Mo李啟言,留院將近兩個月,早前李父李盛林牧師與一班舞者見面,了解當日的意外情況並互相問候。昨晚(21日),多位有份參與的舞者在社交平台貼出與阿Mo家人及其女友So Ching見面時影的照片,相中可見阿Mo父親與哥哥的頭髮已剷青,So Ching以一身黑衫現身,久未露面的她明顯消瘦,面容憔悴,令人痛心。

阿Mo 自阿Mo受傷後未曾公開露面的So Ching終於現身。
自阿Mo受傷後未曾公開露面的So Ching終於現身。(圖片來源:[email protected]_nat)

阿Mo家人與舞者見面

阿Mo父親李盛林牧師上周六在代禱文中提及早前與一班舞者曾見面,昨晚(21日)多位舞者分別在社交網公開當日見面的情況,講述大家的感受,照片中可見阿Mo的父母與哥哥與舞者互相問候與擁抱,場面令人感動,而事發後從未露面的阿Mo女友So Ching亦在場,見到她身穿黑色鬆身Tee,與其他舞者交談,身形消瘦不少的她被指似是皮包骨,面容亦頗憔悴。至於阿Mo的爸爸與哥哥,照片中可見他們已把都將頭髮剷青,以行動支持阿Mo。

阿Mo So Ching一身黑Tee,戴上黑色口罩,與其他舞者見面,身穿黑裙的阿Mo母親亦在旁與舞者逐一握手與擁抱。
So Ching一身黑Tee,戴上黑色口罩,與其他舞者見面,身穿黑裙的阿Mo母親亦在旁與舞者逐一握手與擁抱。(圖片來源:[email protected]
阿Mo 據現場的舞者形容,So Ching比之前消瘦了大圈。
據現場的舞者形容,So Ching比之前消瘦了大圈。(圖片來源:[email protected]

舞者Angus最擔心So Ching

當中有份與阿Mo同台的Angus Hui,表示一直好擔心So Ching,他留言:「看着她神情低落只感到哽咽難言,知道她原來都在擔心我們令我更痛心。」Angus話唯一可以做到嘅,就係互相以擁抱來給對方力量,他還記得當日李牧師交代阿Mo的情況,以及整個意外的詳細經過時,多位舞者都覺得悲痛欲絕。

Angus的帖文

事發後第一次與mo的家人及soching見面。

自從演唱會第一天完結在後台和soching見面後,事隔大約一個多月才能見面和交談,期間真的非常擔心她,看着她神情低落只感到哽咽難言,知道她原來都在擔心我們令我更痛心,唯有可以做的只有互相擁抱,給予大家力量。

記得當天李牧師和家人交代Mo的情況和整個災難的詳細經過時,感到悲痛欲絕,大家情緒都非常激動,除了哭和互相扶持,我們做不了什麼,非常無助。
最後大家一起為Mo去禱告,其實我們最希望的只有Mo能完全康復,一起繼續走下去!

辛苦了soching和Mo的家人🫂大家都會支撐着你們的。
Mo大家都很想念你,we are all here for u

阿Mo 由舞者Angus提供的現場圖片,可見阿Mo父親已剷頸頭,他主動伸出雙手與在場舞者擁抱,場面令人動容。
由舞者Angus提供的現場圖片,可見阿Mo父親已剷頸頭,他主動伸出雙手與在場舞者擁抱,場面令人動容。(圖片來源:[email protected]

阿Mo受傷55日=1320小時

至於另一位在MIRROR演唱會綵排時已受傷,未有同台演出的舞者ZisacLaw,他的帖文計出阿Mo受傷後望住天花板嘅時間,令人動容:「55daysx24hrs=1320hrs」Zisac又指當日見面時李牧師給他一個擁抱極具意義,因為這個擁抱來自一位兒子仍在病房的父親,是一個非常強大的支持,另外他亦非常擔心So Ching的狀況。

阿Mo 圖中為阿Mo父親李牧師與舞者Zisac擁抱時的照片,Zisac表示這個擁抱對他有極大的意義。
圖中為阿Mo父親李牧師與舞者Zisac擁抱時的照片,Zisac表示這個擁抱對他有極大的意義。(圖片來源:[email protected]_ltc)

Zisac的帖文

55days x 24hrs = 1320hrs
呢個擁抱對於我黎講有極巨大意義
唔係我帶比牧師一份關心或者安慰
係調返轉一個爸爸對我既支持
而且呢一位爸爸既兒子仲要係病房既時候,佢比咗一道咁強大既力量我
我去見佢之前,我以為自己已經準備好為佢地一家人提供一份支持,即使係幾渺小既力量都好。
但當我見到佢地,我就知道,我未,我身體既痛楚會慢慢消失,但係我個心仲係好痛。我同佢既兒子唔算認識左一段好長既時間,合作既次數亦都唔多,但一個團體,我親眼目睹成員受到咁災難性既傷害,作為一個人可以唔心痛咩
多謝牧師係自己情況咁差既時間都帶比我安慰
多謝牧師,啟言爸爸。

我知道呢個小女孩好耐,談唔上叫認識,我見到呢個女仔係一段咁短既時間被迫成長變成一個堅強既大人,多謝你嗰日既鼓勵,希望你能夠好好過生活。
多謝Soching。

我成日都諗
我口渴可以飲水
我肚餓可以食飯
我急可以去洗手間
我熱可以開冷氣
我覺得悶可以見下朋友落街行下
就算我想跳舞我忍住痛我都可以跳。

但係啟言既世界有咁幾多「唔可以」
我為我既健康,為我重回生活感到內疚
呢件事就算淡到咩地步都好
對相關既人都會有永不磨滅既印記…
你一定可以起返身。
上面嗰條數係啟言受傷後望住天花板既時間🌫️

其他舞者的帖文

阿Mo
(圖片來源:[email protected]_chunnam)
阿Mo
(圖片來源:[email protected]
阿Mo
(圖片來源:[email protected]
阿Mo
(圖片來源:[email protected]

So Ching轉載舞者帖文感無助

與舞者見面時,阿Mo家人與So Ching都表現冷靜,被好友形容為「瘦至皮包骨,疲態盡現」的So Ching亦有轉發舞者的帖文,她更無奈寫上:「原來只係過咗55日!」看來沒有阿Mo在身邊的日子,So Ching度日如年,感到無助與失落。

阿Mo So Ching轉貼舞者Ziszc的post,感嘆:「原來只係過咗55日...」
So Ching轉貼舞者Ziszc的post,感嘆:「原來只係過咗55日…」(圖片來源:[email protected]_nat)
阿Mo So Ching擔心男友阿Mo之時,大家見到她成個落晒形亦感到心痛。
So Ching擔心男友阿Mo之時,大家見到她成個落晒形亦感到心痛。(圖片來源:[email protected]_nat)

撰文:東方新地圖片來源:[email protected]_nat、[email protected][email protected]_ltc

讀者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