豹哥

欣賞西門慶唔壓抑 豹哥單立文 低潮期放縱自己

縱橫歌、影、視三線發展的豹哥單立文(Pal),接受本刊訪問,由拍處境劇《愛·回家之開心速遞》,講到演三級片做西門慶,並由搖滾說到歌手轉型,又大談行業的興盛與衰退。

撰文:東方新地|圖片:新傳媒圖片庫、豹哥IG

豹哥:想個社會開心啲

先講《搖滾大俠奏》演唱會,問豹哥幾耐無出過騷?佢話:「香港嘅話,對上一次係2015年底《Twins LOL 演唱會》。今次籌備呢個騷無得緊張,因為時間好緊迫,我日日拍緊處境劇,唔能夠抖。都無刻意練歌,係揸車嗰陣唱吓Carpool Karaoke (車上卡拉OK) 就有。」喺屋企有無彈結他、Jam吓?豹哥話:「一啲都無。所以今次要儘快練多啲,catch up番個standard!」

豹哥
豹哥指跟黃貫中、恭碩良、夏韶聲、鄧建明合辦兩場紅館個唱,收益絕非首要考慮:「我覺得呢個係緣份、機會,唔係商業角度睇,我覺得係八、九十年代Band壇神話嘅延續,大家抱有希望,覺得香港嗰時係有希望嘅一個時代,充滿活力、上進、好有理想,呢個感覺應該延續落去,等成個社會開心啲。」

我係一個滾大俠⋯⋯ 仲有班豬朋狗友陪我一齊滾 👳🏾‍♂️👌🏾…👨‍🎤🤟🏼…🤖🖖🏽#其實夾band真係冇罪嘅 #人不selfie枉少年 #其實去滾真係冇事嘅 #hkband

Pal Sinn(@palsinn)分享的貼文 於 張貼

講到由宣布開騷到依家,反應都好好,豹哥笑言:「我知道有人惡搞,將海報改成『搖滾大嬸判』、『搖滾大細怒』。搞得你,即係你有noise囉,我都OK嘅、冇乜所謂!」

豹哥
何超儀(Josie)、林憶蓮、盧凱彤、何韻詩、盧巧音,被網民惡搞為「搖滾大嬸判」對老婆胡蓓蔚無份被惡搞,豹哥笑謂:「我諗佢唔夠大嬸啩!」

好!你地同我地講下,想要聽D乜嘢歌?👼⚡️🎵🎸🎼🥁🎹🎧🎤 #其實夾band真係冇罪嘅 #人不boogie枉少年 #其實彈bass真係冇罪嘅 #hkband #搖滾大俠奏
Pal Sinn(@palsinn)分享的貼文 於 張貼

拍處境劇考紀律

拍處境劇《愛·回家之開心速遞》係咪令豹哥名利雙收?豹哥話:「睇你用咩眼光睇,呢個係好regular、好堅持嘅工作。每日七點起身,夜晚七、八點收廠,日日都係咁,三百六十五日唔可以休息,睇你個人嘅紀律係keep到幾犀利。初初未拍過,抱住戰戰兢兢心態去探索,但拍落,少少瀨嘢嘞,因為我係一個夜晚人,我凌晨三、四點瞓,最高峰期我係晏晝瞓覺、夜晚十二點起身,要三百六十度扭轉(作息),都幾慘吓。終於試到,而且已經習慣咗。」

豹哥
處境劇《愛·回家之開心速遞》一周五晚在電視曝光,豹哥透露:「公司最新畀嘅通告,話拍到出年。演繹一個咁長壽嘅角色,睇吓自己可以點樣演繹,都係一個挑戰。」

《開心速遞》係咪令豹哥更加入屋?個個都爆騷,係咪賺到盤滿砵滿?豹哥表示:「我覺得賺到嘅唔係爆騷或者盤滿砵滿,係一班演員日久生情,由好陌生、大家冇乜默契,變咗真係好似一家人咁,呢下幾攞命、幾珍貴。之前未試過,之前拍嘅戲或者劇都係三、兩個月,感情無咁深厚,依家一班人日日見面,叫阿哥、大妹、細妹,叫到真嘅一樣,好似家人咁關心佢哋,放假問出唔出嚟 食飯、病痛噓寒問暖,自己屋企人有時都好似無咁親。」

Pal Sinn(@palsinn)分享的貼文 於 張貼

問佢出到街,觀眾有咩反應?豹哥搞笑形容:「依家我隨時按任何一個單位門鐘,話想嚟食飯,我相信都會畀我入去。以前有啲小朋友驚我,變到依家衝過嚟攬住我,我要講『死開啦、死𡃁仔!』」

豹哥
豹哥歌,影、視三棲:「試咗三樣都鍾意,咪三樣都keep住做,邊度有走盞位咪做吓,因為香港係急功嘅社會,好多嘢要把握機會。」

欣賞西門慶唔壓抑

講到西門慶呢個角色,坊間傳話豹哥簽咗約先知係三級片?豹哥就回應:「其實呢個角色,第一次拍係半藝術嘅電影,叫《潘金蓮之前世今生》,係王祖賢做主角嘅時裝片,及後有人覺得我做得幾似,搵我做古裝版西門慶,嗰時興三級片,應運而生做咗七次西門慶。」

豹哥
雖已事隔多年,更已「入屋」拍處境劇,但西門慶仍是一提起,就會聯想到單立文:「做咗七、八次西門慶,每次都有進步空間,都要畀番個like自己。」

豹哥續說:「西門慶呢個角色睇你點睇,每個人都有情有慾,情慾喺一個人係缺少唔到,偏偏呢個角色好好呢樣嘢咁解,我覺得人咁抑壓做咩?西門慶幾好吖,唔抑壓、放晒出嚟,想媾你就媾你、想同你上床就上床,佢有間藥舖,藥可以叫做Drugs,令你好high嘅嘢都可以叫做藥,我諗佢嗰時都有隊吓嘢,我前設佢有隊嘢,隊完嘢、好開心,媾吓女,理所當然我係咁去做呢個人。」

豹哥
嗰時怕唔怕被定形?豹哥直言:「拍咗七部之後,都定咗形㗎嘞,但依家有無人話『呢個西門慶、鹹濕佬!』又無,喺光與影嘅電影、電視平台,係足以令到你之前嘅角色褪色,而新一個形象顯現,呢樣係好神奇!」

《賭俠》侯賽因做大奸角,都係經典,心態係點?出到街有無壓力?豹哥指:「我覺得《賭俠》係另一個轉捩點,又係一個好長壽嘅角色,我早排幫一間財務公司拍咗個廣告,佢都係要我以侯賽因嘅身份拍,我心諗,我91年做嘅嘢,到依家,你都叫我做番呢樣嘢,我覺得都幾神奇、幾得意,呢個角色已經唔再乞人憎、唔再可怕,而係變咗可愛嘅角色,有咁嘅變化我都幾驚奇。」

豹哥
豹哥在《賭俠》中的大奸角侯賽因近年意外地被詮釋成可愛、鬼馬角色。

係個角色好成功?豹哥就話:「亦都係電影業嘅衰退,一個咁耐嘅角色都畀人一路記住,係咪因為新嘅戲嘅一啲角色,真係唔夠經典、唔能夠畀人再記得起,所以無限復活啲舊嘅角色,呢樣嘢我都有啲唏噓!」

豹哥
八七年組成的Blue Jeans成員有黃良昇(中)、蘇德華(左)和單立文(右)。

低潮期放縱自己

90年代除咗三級片,香港電影都經歷衰退,問豹哥有一段時間喺娛圈消失,嗰段時間夠唔夠錢開飯?豹哥答:「嗰排我打好多台灣牌(麻雀),去好多Rave Party,冇乜所謂嘅,大有大使、細有細使,嗰時都幾開心,放縱吓自己、放鬆吓自己,唔做嘢住、沉澱吓,都唔枉過,雖然係靡爛咗啲,直至我出番嚟做音樂,96年我同我老婆produce咗一隻碟,我亦都做好多Live Show,做好多音樂上嘅嘢。」

豹哥
讀完中學,單立文便到灣仔的夜場夾band彈bass搵錢。

幾時返TVB?豹哥憶述:「我92年簽TVB,05年出咗去、無再簽,全身再做音樂,96年之前我一半拍TVB、一半做音樂,後來音樂嗰 邊重咗,做好多領班、音樂總監方面嘅嘢,覺得係時候全心全意再做音樂。又做音樂又做幕前,我哋嗰排都溝到好亂,阿達(劉以達)啦、依家Eric Kwok都做㗎!其實好多歌星唱唔到歌掟咗去無綫度浸,浸一排變咗藝員,好多都係,阿廉(曹永廉)、阿蔣(蔣志光)、蕭正楠、(陳)敏之都係歌星出身㗎!歌星可以講係踏腳石,亦都係樂壇衰退,所以咁多人要轉行。」

豹哥
十一歲的單立文(右)與母親(右二)及兩名弟弟(左、左二)合照。

外間對《今晚睇李》評價好參差,李思捷都話個concept喺香港係嚟早咗,問豹哥點睇?有冇失望?豹哥回應:「唔失望,樣樣嘢都要有人試咗先,好多人用抄襲嚟攻擊《今晚睇李》,美國嘅Talk Show定咗係咁,等於踢波都係定咗咁打,我哋借咗條formula,但用我哋自己方法做,或者阿John(李思捷)人緣或者表達能力唔夠好,或者太過有自信、覺得佢孭唔起,攻擊佢呢樣嘢,唔係個個出嚟就有咁嘅地位,一定要慢慢建立。其實我哋係用心做,呢五十二集問心無愧。」

豹哥
豹哥2015年同李思捷主持節目《今晚睇李》,評價參差,翌年兩人繼續合作兩場《今晚豹制李》演唱會。

提到豹哥有做舞台劇,佢表示:「啱啱嗰次做《羅生門》都幾攞命,因為一人分飾四角,一出台無得休息,一路做,換衫又做第二個角色,淨係換衫都換到癲咗,好攰、好攰,一完場後台已經準備好張床畀我休息。我第一次係做《嬉春酒店》,開頭我有保留、懷疑,之後愈做愈順,評語好好,個滿足感第一次就係《嬉春酒店》。但講到做舞台劇係咪最有滿足感?又唔係,係做騷、演唱會,舞台劇有劇本、角色,做騷係你自己嚟,人哋(觀眾)鍾意嘅係真嘅你。」

豹哥
豹哥主演兩套舞台劇《嬉春酒店》同《羅生門》都同江美儀合作,《羅生門》中佢更一人分飾四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