jc-1

《贅婿》1-36集 劇情簡介|《慶餘年》班底再創「贅婿學院」時空穿越熱搜劇透

劇情

J2播放的《贅婿》全劇36集,係由《慶餘年》班底製作的時空穿越劇集,2月在大陸播放以來成為熱搜劇,以下是全劇36集每集劇情簡介:

文:東方新地 圖:贅婿劇照


《贅婿》劇情簡介

寧毅因家道中落負債,由蘇檀兒代為償債,並委身為蘇家贅婿。他憑著聰明才智,幫檀兒一起經營蘇家布行,又助身邊的好友們實現各自的理想。其後面臨家國大事,寧毅一行人屢次身處險境,最終靠勇氣和智慧守護了霖安城。

贅婿劇情|第一至五集
贅婿劇情|第六至十集
贅婿劇情|第十一至十五集
贅婿劇情|第十五至二十集
贅婿花絮|寧毅口才是怎樣煉成的|

《贅婿》將由4月26日開始,晚上10時05分,逢星期一至五在無綫J2播放。
《贅婿》將由4月26日開始,晚上10時05分,逢星期一至五在無綫J2播放。


第一集寧毅委身為蘇家贅婿

作者香蕉著有一部連載多年的商戰小說。這天,他接到編輯的電話,告訴他市場已經不喜歡這種小說,讓他盡快結束。迫於壓力,作者只能草草結尾,但他實在不忍讓自己筆下的主角江皓辰以這樣的方式結局,於是答應編輯自己可以新寫一個故事,改變主角的樣貌和名字,但他必須保留主角還是自己所愛的人物。於是,作者香蕉開始書寫新篇章《贅婿》,在嶄新的故事裡,主角成了武朝布商蘇家的贅婿——寧毅。

J2《贅婿》劇情
進入新的故事,寧毅下決心東山再起。他得知自己入贅了江寧布商蘇家,本要逃跑,卻恰好聽到蘇家眾人為難蘇檀兒。寧毅氣不過為她出頭,才得知眼前的蘇檀兒是自己要迎娶的娘子,對她心生好感。
蘇檀兒是蘇家的大房獨女,經商有為,想要將蘇家布行發揚光大,卻苦於女兒身,為留在蘇家,只好想出招婿的法子。蘇家的二房蘇仲堪和蘇文興父子一直覬覦家產,四處為難蘇檀兒。為了名正言順地繼承家業,經營布行,蘇檀兒和寧毅簽訂契約,約法三章——待蘇檀兒得到蘇家掌印後,寧毅即可恢復自由身。就這樣,二人成為了契約夫妻。回到目錄

第二集岳父反對親事

婚禮上,蘇仲堪父子故意刁難,寧毅面對一眾不認識的來賓,邀請大家簽到題字,對應每個人的姓名,巧妙化解了危機。
寧毅和蘇檀兒拜堂之際,一直心系蘇檀兒的烏家公子烏啟豪竟領著一對母子大鬧婚禮,聲稱這是寧毅的原配妻兒,引得眾人嘩然。烏啟豪提出滴血驗親,寧毅識破了烏啟豪的騙局,反將烏啟豪一軍,讓蘇家眾人刮目相看。

J2《贅婿》劇情
禮成之後,寧毅給家中長輩一一奉茶。岳父蘇伯庸一直反對這門親事,對他閉門不見。二房蘇文興欺壓下人,寧毅不禁打抱不平,讓蘇文興自食苦果。蘇檀兒派耿護院看住寧毅,寧毅卻讓耿護院放下了對自己的戒備,兩人關係漸好。

蘇檀兒這邊忙著為新店開業做準備,卻遭天降​​大雨,庫房漏水,蘇檀兒發現自己苦心研製的暮雲紗被打濕,奮力挽救卻於事無補。寧毅目睹一切,心生疼惜,決定出手相助。回到目錄

第三集蘇檀兒維護寧毅

面對新店無貨可賣的局面,蘇檀兒十分憂慮,欲延遲布行開業的時間,寧毅卻當眾宣布正式開業。寧毅給眾人展現了僅剩的暮雲紗,推出了砍價的策略吸引客人,並用先訂貨,再拿號取貨的方式解除了當下的燃眉之急。一時間,預訂布料的數量達到高峰。
與此同時,寧毅向蘇檀兒拿出證據,指出破壞庫房屋頂的人正是二房的奸細—伙計孫二虎。蘇檀兒對寧毅刮目相看,本以為寧毅真心幫自己化解開業難題,卻見他伸手來要提成,心生失落。

《贅婿》每集劇情簡介:《慶餘年》班底再創時空穿越熱搜劇集
寧毅拉攏了耿護院,終於走出了蘇家的大門,把江寧城好好地遊歷了一番,卻因在藝館裡喝醉了酒有傷風化,被蘇家二房抓住了把柄,告狀到了老太公處。蘇家大會,蘇仲堪和蘇文興想方設法趕走寧毅,蘇檀兒為維護寧毅,提出權宜之計,讓寧毅去贅婿學院學學規矩。

第四集贅婿學院伙伴登場

在贅婿學院,寧毅結識了四個同為贅婿的小伙伴:李貧、高秋、沈淼、馮源。寧毅離開學院的時候,偶遇了兩個正在下棋的富家人,便開始隨意與二老下棋,殊不知他們竟是曾為右相的秦嗣源和當朝駙馬康賢。秦嗣源發覺寧毅棋路驚奇,對他格外留意。
蘇氏布行遇到了新的問題,之前發下去的取貨號出現了多組重複號碼,現場一片混亂。寧毅與蘇檀兒對此早有準備,在號牌上加蓋了隱藏的私印,當眾捉住了製造假號的蘇文興。蘇文興情急之下,為了自保,只好讓孫二虎背下了黑鍋。原來,寧毅早就和蘇檀兒聯手配合,假裝示弱,故意誘蘇文興入局。蘇文興被家法懲治,自食惡果。

《贅婿》每集劇情簡介:《慶餘年》班底再創時空穿越熱搜劇集
在蘇家,寧毅第一次見到了岳父蘇伯庸,驚訝地發現他就是在婚禮前曾經襲擊自己的人,再加上一番詢問,得知蘇伯庸對他很有意見,誤會了蘇伯庸要殺自己,決定逃跑。

第五集寧毅提高蘇家生意

寧毅逃跑途中,救下了不慎落水的聶雲竹。二人結識,寧毅得知她本是江寧花魁,自力更生做起了小生意。為表示感謝,聶雲竹給寧毅送上了自家的鴨蛋。
寧毅被蘇伯庸的隨從抓起逼問,是否有做對不起蘇檀兒的事,寧毅一通解釋,和蘇伯庸消除了誤會。原來寧毅看似是在遊山玩水,其實是在觀察蘇家布行與其他布行的差異和各自的優缺點。蘇伯庸則從未想過害寧毅,只是愛女心切,卻因為之前不想女兒走上艱難的從商之路,跟女兒產生了隔閡,不知如何表達自己的關心。而大婚前的那晚正是蘇伯庸從歹人手中救下了寧毅。

寧毅根據自己的觀察,給蘇氏布行出謀劃策,精准定位受眾群體,更改店面陳設吸引客戶。考慮到蘇氏布行的客流量大增,需求量上漲,寧毅又提高了織布的效率,讓蘇家生意蒸蒸日上。《贅婿》每集劇情簡介:《慶餘年》班底再創時空穿越熱搜劇集
烏啟豪對寧毅記恨有加,帶領一群人圍攻寧毅。此時,寧毅想起那天夜裡追殺自己的人就是烏啟豪。危急關頭,烏家老爺烏承厚及時趕到,化解了危機。


第六集蘇檀兒當眾默寫賬目

蘇氏布行的生意越發興隆,寧毅的經商才華和家庭地位讓四個贅婿兄弟欽佩不已。岳母姚氏也對寧毅十分滿意,對其他姑婆各種吹噓。一群姑姨們開始催生,讓寧毅被迫與蘇檀兒共處一室。為防止姑姨們懷疑,寧毅只好在蘇檀兒的臥室和自己的耳房中間拆牆打洞。

入夜,二人隔牆聊天,問及蘇伯庸與蘇檀兒的關係,蘇檀兒道出父親一直都反對她經商,更不支持她以招贅的方式留在蘇家,父女之間漸行漸遠。寧毅幫蘇檀兒化解與父親的心結,點出蘇伯庸其實非常關愛她,又給蘇檀兒端出自己親手做的皮蛋,二人溫馨浪漫。《贅婿》每集劇情簡介:《慶餘年》班底再創時空穿越熱搜劇集
家族大會,蘇仲堪用假賬刁難蘇檀兒,阻止老太公移交掌印給她。蘇檀兒當眾默寫賬目,寧毅又拿出票據作證,二人聯手堵住眾口。蘇伯庸也一改常態,站出來支持女兒。蘇檀兒如願得到掌印,目標達成,寧毅蘇檀兒二人慶祝勝利。

第七集詩會上蘇家反敗為勝

慶祝之餘,寧毅和蘇檀兒也意識到拿到掌印,也意味著他們的契約即將結束,彼此都非常不捨,但又不說破,反而讓對方誤會心意,都陷入了失落。其實,他們對彼此的感情,早已在一次次攜手中超越了那紙契約。

寧毅決定留在蘇家,上街給各位親人買禮物以表心意。蘇檀兒卻誤以為寧毅要走,十分悲傷。寧毅對蘇伯庸奉上了上次沒奉成的茶,勸蘇伯庸放下嚴父的架子,幫他們調解父女關係。
另一邊,寧毅將製作皮蛋的配方交予聶雲竹,感謝她上次送的鴨蛋給了自己靈感。
城中最大的盛會濮園詩會舉辦在即,各個布商都請花魁們身著自家的衣服進行表演,烏啟豪為堵死蘇家的路,買斷了所有參與演出的舞者,讓蘇檀兒一籌莫展。

《贅婿》每集劇情簡介:《慶餘年》班底再創時空穿越熱搜劇集
濮園詩會上,烏家的表演集合九大花魁,引得眾人喝彩。沒有花魁可用的蘇家,只好讓丫鬟小嬋登場,場面尷尬。就在這時,寧毅集結了四贅婿幫忙,並請出聶雲竹驚艷登場,讓蘇家反敗為勝。蘇檀兒這才明白寧毅一直都在幫助自己,十分感動。二人慶功,蘇檀兒主動親上寧毅以表心意,氣氛甜蜜。

第八集烏啟豪勾結宋憲

武朝北邊有靖、梁二國,紛爭不斷。朝堂上,關於武朝向靖國、梁國供應歲布的問題,眾臣爭執不休。
眼看蘇檀兒對寧毅頗為器重,凡事都信任寧毅,蘇家的掌櫃席君煜妒意橫生,覺得自己的地位完全被取代,苦於不得志,投靠了烏家。
負責歲布的官員宋憲和韓德成來到江寧城中,蘇檀兒得知朝廷會指派歲布供應商,決心要贏得份額。寧毅卻暗覺歲布之事有待商榷,勸蘇檀兒不要輕易出手。寧毅與秦嗣源下棋之際,不經意點出北方戰事的趨勢,與秦嗣源的觀念不謀而合,令秦嗣源更加刮目相看,覺得他是個可造之才。

《贅婿》每集劇情簡介:《慶餘年》班底再創時空穿越熱搜劇集
烏啟豪勾結宋憲,提前得到了歲布的消息,壟斷了蠶絲。而蘇文興有著舅舅韓德成的這層關係,也提前壟斷了其餘的渠道,令蘇檀兒無米下鍋。蘇檀兒得知他們相互勾結,心中燃起鬥志,決定爭個高下。

第九集寧毅在蘇檀兒房間打地舖

蘇檀兒苦於找不到蠶絲供應,在席君煜的引領下,來見僅剩的蠶絲商人,卻見這人竟是烏啟豪。原來烏啟豪指使了席君煜將她騙來倉庫,意圖對蘇檀兒不軌。
蘇檀兒遇險,寧毅及時趕到,嚴懲了烏啟豪和叛徒席君煜。聞訊而來的烏承厚和宋憲也制止了寧毅。面對欺人太甚的烏啟豪,寧毅決定放長線,釣大魚,正式對烏家宣戰。
看到受驚的蘇檀兒,寧毅心生憐惜。入夜,寧毅在蘇檀兒房間打地舖,讓她安心。《贅婿》每集劇情簡介:《慶餘年》班底再創時空穿越熱搜劇集
寧毅先是聲稱要高價買入所有蠶絲,製造蠶絲搶手的假象,又對蘇檀兒提出關閉布行店舖的提議,說出自己的計劃,蘇檀兒應允。
於是,寧毅不再經營布行,而是帶著四位贅婿兄弟和聶雲竹開始大力推廣皮蛋,一邊研製皮蛋的各種吃法,一邊推出加盟做生意的經營模式,讓皮蛋在市場上逐漸打開銷路。

第十集女俠陸紅行刺未果反被刺傷

皮蛋生意日漸紅火,烏啟豪當街砸爛了皮蛋攤,阻止他們做生意,又搬出了宋憲的禁令,讓他們不准在街道上擺攤。贅婿四兄弟實在氣不過,阻止烏啟豪一行人,卻不幸負傷。
另一邊,蘇檀兒宣布關閉所有布行店鋪,引得蘇家人堅決反對,對寧毅此舉十分不滿,蘇檀兒卻極力支持寧毅。
不讓在大的街道上擺攤,寧毅就讓皮蛋攤在小街小巷推廣,生意做的紅紅火火。四位贅婿又開始製作手冊,在周圍百姓中開始收集信息,以便更了解客戶的需求。

《贅婿》每集劇情簡介:《慶餘年》班底再創時空穿越熱搜劇集
之前,聶雲竹和元錦兒姐妹倆當街賣皮蛋時,宋憲從攤位前路過,看上了元錦兒。在寧毅與眾人聚餐之際,宋憲聽到元錦兒的歌聲,要來搶人,想要強娶元錦兒。眾人維護,場面混亂之際,女俠陸紅提出手,對宋憲行刺未果,反被宋憲刺傷,寧毅出手相救,將她安置在小院躲藏。


贅婿|花絮|寧毅口才是怎樣煉成的|


第十一集烏啟豪中了圈套

隨著皮蛋生意的火爆,寧毅開創了第一家竹記飯莊,四位贅婿成為合夥人,而聶雲竹則在寧毅的鼓勵下,重拾了信心,成為了竹記飯莊的老闆,將生意搭理地井井有條。為了確保元錦兒不再被宋憲糾纏,寧毅也暗中想到了幫元錦兒脫身的辦法,偷偷告訴了元錦兒。
韓德成多年巴結秦嗣源未果,卻在竹記飯莊撞見了寧毅和秦嗣源、康賢熟識的場面,十分驚訝寧毅的人脈能力,於是臨時改變了主意,決心將朝廷歲布份額給蘇檀兒,蘇文興傻眼。
寧毅和蘇檀兒默契配合,聯手大川布行,故意在市面上放出蘇家要加價購買薛進手中蠶絲的消息。席君煜提醒烏家恐怕有詐,寧毅卻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,離間烏啟豪和席君煜,令席君煜不再被信任。

烏啟豪沒有聽取席君煜的警告,中了圈套,高價收購了薛進的蠶絲。《贅婿》每集劇情簡介:《慶餘年》班底再創時空穿越熱搜劇集

第十二集 皇帝一時陷入糾結

烏啟豪為了換取現金,不惜抵押了家產。而另一邊,蘇文興想從歲布中獲利並製衡寧毅,和烏啟豪結盟。
左相李岡為北征靖國的戰事,親自來請秦嗣源出山復起為右相。秦嗣源臨行前,請寧毅相見,寧毅才得知其右相身份。秦嗣源頗為賞識寧毅的才情,想讓他為自己所用,寧毅卻稱自己樂得只做一個小小贅婿,婉拒了秦嗣源讓他進入仕途的邀請。秦嗣源贈予自己的隨身匕首,就此告別。
寧毅拜師陸紅提,提出想學武功保護家人,陸紅提見寧毅不是習武的料,再加上不願授人武功,一時沒有答應。

秦嗣源抵達武都,上朝復起,主張靖國幾欲對武朝不利,而如今靖國與梁國戰後元氣大傷,應該北征靖國,以絕後患,與以太師賀元常為首的主和派意見不合,兩方劍拔弩張。秦嗣源拿出先帝遺詔,又用自己在霖安城籌備已久的火藥庫作為支撐,力爭徵靖一事,皇帝一時陷入糾結。回到目錄

第十三集 烏啟豪徹底失去後台

朝廷準備北征靖國,歲布停捐的消息傳入江寧城中,烏啟豪與蘇文興等人一籌莫展。
而另一邊,寧毅等待已久的時機已到,胸有成竹。皮蛋車攤搖身一變,成了供顧客選貨的布行售貨點。寧毅又根據之前所收集的周邊百姓信息,推出了猜君所喜等經營模式,讓蘇家布行的生意再次遍布全城。

養兵千日,用兵一時。面對再次上漲的供貨需求,寧毅來到紡織作坊,下令工人們開始加大紡織量。而此時其他眾江寧布商找上門,指責寧毅破壞行規,讓他們無生意可做。寧毅則想好了對策,十分大度地讓大家都加盟蘇家,合作雙贏。
烏啟豪求助宋憲,但宋憲見歲布生意已經是過眼雲煙,無利可圖,翻臉不認人,令烏啟豪無可奈何。而席君煜則被迫流落街頭。
對元錦兒賊心不死的宋憲要強娶元錦兒,元錦兒跳河假死,玩了一手金蟬脫殼。而宋憲這個貪官則被陸紅提殺死,烏啟豪徹底失去後台。回到目錄

第十四集 寧毅和蘇檀兒被綁架!

烏啟豪的資產都被套牢,手裡擠壓了大量蠶絲,走投無路之際,與蘇文興商議,求寧毅幫助他們。寧毅卻提出只能以一成的價格收購烏家的蠶絲,逼得烏啟豪只好答應。寧毅請出蘇檀兒和烏啟豪談判,讓蘇家收購了烏家的產業。

寧毅平日里常常會不小心打濕衣裳,被蘇檀兒捉住誤會,為了避免打濕衣衫,寧毅與蘇檀兒慶祝勝利之餘,又一起研製了防水布料,二人感情越發升溫。
蘇家大會,老太公再次肯定了蘇檀兒執掌家業的能力,蘇伯庸也終於顯露出慈父的一面。經此一戰,蘇家成了首富,為了回饋百姓,四處施粥做善事。
另一邊,席君煜對寧毅恨之入骨,帶人綁架了寧毅和蘇檀兒,關鍵時刻,陸紅提出手相救,並答應成為寧毅的師傅,原來陸紅提表面為懲奸除惡的女俠,實為秦嗣源創辦的密偵司之人。回到目錄


第十五集 搬到蘇檀兒臥房 有情人終成眷屬

一心想要抱孫的姚氏發現蘇檀兒和寧毅還是分房而住,十分焦慮,對蘇檀兒念叨個不停。為撮合寧毅和蘇檀兒,姚氏派小嬋破壞寧毅房間,耿護院則不斷幫寧毅維修房間,如此反复,二人幾近崩潰。

蘇檀兒經下人提醒,發覺近日天干物燥,心生一計。她故意點火,意圖燒掉寧毅的耳房,寧毅恰巧看到了這一幕,明白了蘇檀兒的心意,順水推舟地阻止耿護院第一時間救火。等寧毅的耳房被燒空,蘇檀兒同意他搬到自己臥房,全家老小都盼著二人修成正果。一片歡樂中,兩個有情人終成眷屬。
寧毅問蘇檀兒有什麼願望,蘇檀兒提到想去自己兒時長大的霖安。寧毅便打算和蘇檀兒準備啟程去霖安度蜜月,按照耿護院繪製的地圖,講解一路的規劃。另一邊,秦嗣源、賀元常也正各自對著地圖,分別研究北征與南下的計劃。大戰,一觸即發。回到目錄

第十六集 力勸皇帝北征

寧毅與蘇檀兒一行人準備啟程。臨別前,蘇伯庸將自己在蘇檀兒幼時沒收的剪刀還給了她,徹底解開了父女之間的心結。另一邊,蘇仲堪與蘇文興百般討好寧毅,想向他討一份產業來經營,寧毅安排二人來到竹記打雜。

寧毅、蘇檀兒、小嬋和耿護院四個人踏上旅途,按耿護院所繪製的地圖行進,所到之處卻都與地圖所示完全不同。原來,耿護院說自己曾遊歷四方都是吹牛,這些路徑全是他從話本里看來的。寧毅索性直接向霖安前進。與此同時,一夥賊寇正悄悄潛入霖安。
寧毅一行人來到霖安城外,暫留一晚,蘇檀兒與小嬋、耿護院與寧毅各自夜聊心事,一派溫馨。入夜後,寧毅聽到異樣的聲音,見是武德營遭遇賊寇埋伏,不禁出手相助,幫首領袁定奇抗擊賊寇。寧毅見到了賊寇統領劉西瓜,卻把她當成是路人小姑娘,好心勸其回家。
秦嗣源極力勸皇帝北征,皇帝猶豫,已經退隱多年的賀元常靜觀局勢變化,等時機一到,再次上朝,意與秦嗣源一搏。回到目錄

第十七集 寧毅出手教訓蘇檀兒

賀元常竟以秦嗣源犯下欺君之罪為由,彈劾秦嗣源,眾人大驚。賀元常洞悉皇帝心思,他最忌憚秦嗣源勢大。早料到這一幕的秦嗣源故意讓自己的門生都聲討自己,打消皇帝疑心。最終,如秦嗣源所願,皇帝下旨出兵北征。
寧毅一行人抵達霖安,一番遊歷,感慨霖安之繁華。恰逢七夕在即,寧毅蘇檀兒在畫像攤為彼此作畫,作為紀念。而耿護院則偷畫了暗戀許久的楊秀紅,被寧毅發現,羞澀不已。遊覽途中,寧毅看到當地的大儒錢希文接濟窮苦百姓,十分敬仰。
蘇檀兒去見自己的多年好友樓舒婉,寧毅卻關心則亂,誤會了她去找的是樓家公子樓書恒,一路跟上,來到樓氏布行,見到內裡的陳設與自己對蘇家的設計十分相似,更為驚訝。寧毅以為樓舒婉是模仿自己的設計,後得知這些都是她自己的想法,心生佩服。

樓舒婉的哥哥樓書恒見到蘇檀兒,舉止輕浮,寧毅出手教訓,後帶蘇檀兒離開。樓書恒對樓舒婉大發脾氣,原來樓舒婉雖有經商能力,家庭地位卻很低,沒有任何權力。
寧毅和蘇檀兒發現四位贅婿也來到了霖安,眾人齊聚一堂,暢聊未來的規劃,要把蘇家布行和皮蛋生意都開到霖安來。寧毅宣布將霖安的生意交予耿護院打理,耿護院又驚又喜。一片溫馨與歡笑中,沒想到賊寇正悄然偷襲進入霖安。回到目錄

第十八集 寧毅等人陷入包圍

一夜之間,霖安城已成了另一個世界。
皇帝得知霖安被賊寇佔領的消息,恐有內憂,再次思慮是否北征靖國,秦嗣源力求大將軍董道甫北征,派小將去南方對付賊寇,賀元常則極力反對,令皇帝舉棋不定。

賊寇宣威營的統領鮑文翰進城之後,燒殺搶掠,強搶民女與錢財,無惡不作,而霸刀營的統領劉西瓜則心系百姓,與鮑文翰素來不合,當面指責鮑文翰,警告他不要再胡作非為。
樓舒婉冒險為蘇檀兒等人送口糧,不幸被賊寇盯上。一夥賊寇衝到了寧毅家門口,寧毅和四位贅婿準備迎戰。危急時刻,武德營將軍袁定奇前來相救。袁定奇見寧毅拿著秦嗣源的匕首,大驚,認他為密偵司指揮使。寧毅只知這是秦嗣源這個忘年交送的禮物,並不知什麼密偵司的事情,拒絕了袁定奇邀他一同保家衛國的提議,認為自己做不了這些事情,只想帶著蘇檀兒等人平安離開霖安。另一邊,鮑文翰已經帶領大批賊寇趕來了寧毅一行人落腳的太平巷,寧毅等人陷入包圍。

寧毅看著武德營與歹徒殊死搏鬥,於心不忍,安排四位贅婿和耿護院先帶著蘇檀兒和小嬋往碼頭趕去,自己選擇留下來幫助袁定奇和武德營進行規劃。四位贅婿和蘇檀兒在去往碼頭的途中遇到賊寇,為了保護蘇檀兒等人,李貧、沈淼、高秋和馮源關鍵時刻鼓足勇氣,挺身而出,引開賊寇,給蘇檀兒、耿護院和小嬋得以逃跑的時機。
另一邊,寧毅準備用計引賊寇上鉤,他故意在鮑文翰面前吃麵挑釁,一步步引賊寇進入自己佈置的炸藥陷阱之中。在太平巷的一角,劉西瓜和陳凡圍觀寧毅,準備看看他能如何制服宣威營。回到目錄

第十九集 劉西瓜提出讓寧毅做她軍師

寧毅聽到賊寇稱呼自己見到的小女孩為劉大彪統領,大為驚訝,才知道原來她竟是賊寇頭目。

寧毅攜手袁定奇,集結武德營士兵和賊寇展開太平巷戰,用炸藥埋伏賊寇。鮑文翰氣急敗壞,追上碼頭要殺寧毅。寧毅本來就要登上船隻與蘇檀兒離開,但看到武德營眾人為保護百姓視死如歸,十分動容,最終還是選擇了留下來幫助他們。
鮑文翰殺紅了眼,寧毅及時趕到,用火藥對付賊寇,自己也命懸一線。劉西瓜在一旁觀戰,目睹了寧毅的壯舉,想將其納為己用。
武都內,賀元常用一份糕點勾起週喆回憶,暗示皇帝不必聽從他人的意見和擺佈。
入夜,賊寇的總領方天雷與妹妹方瓊和妻子邵仙英三人進城,佔領了霖安的火藥庫,安排重兵把守。
武都殿上,皇帝最終決定派董道甫大將軍南下霖安平定叛亂,秦嗣源跪求不要忽視北征,卻已無濟於事。秦嗣源憂心忡忡,向陸紅提派出刺殺方天雷的任務,力圖盡快解決霖安的危機,以保北方戰局。

另一邊,寧毅醒來,發現自己已被劉西瓜扣押在霸刀營中。
原來,寧毅本來命懸一線,是被劉西瓜從鮑文翰的刀下救了下來。劉西瓜提出讓寧毅做她的軍師,大刀懸在脖子上,寧毅為求保命,只能暫時答應,計劃找到時機離開霖安,去與蘇檀兒等人團圓。
霖安城淪陷的消息傳入江寧,眾人都很擔心蘇檀兒和寧毅,蘇伯庸甚至心急暈倒。蘇仲堪、蘇文興為爭取立功,自告奮勇去霖安找寧毅與蘇檀兒。回到目錄

第二十集 兩派陣營水火不容

蘇家二房父子拒絕保鏢,蘇仲堪、蘇文興則正式出發,原來是為了能夠逃脫監視。他們準備按照耿護院的地圖四處遊歷後,再慢慢找寧毅等人。
回到家中準備收拾行囊的樓舒婉發現家中遭遇賊寇,樓舒婉和父親樓近臨、哥哥樓書恒都被賊寇抓走。

武都,秦嗣源、李岡送別北征靖國的大隊,為保戰局,秦嗣源囑咐南下霖安的董道甫盡快解決霖安危機,爭取早日北上支援。
寧毅被劉西瓜的手下和方天雷的徒弟陳凡緊盯,難以逃跑,只好繼續蟄伏。而鮑文翰因太平巷之戰,與寧毅結仇,心中萌生想要除掉寧毅的念頭。
李貧、高秋、沈淼、馮源贅婿四人被賊寇抓了壯丁,於是發揮他們在贅婿學院學來的本領,保下了性命。
鮑文翰手下的賊寇將城中的富商全部拉到廣場示眾,威逼讓眾人交錢投降。大儒錢希文痛罵賊寇,被帶入大牢苦受折磨。而樓書恒為保下性命,第一個招降,樓舒婉失望心痛。
劉西瓜、鮑文翰在方天雷面前爭論不休,兩派陣營水火不容。方天雷最終聽取劉西瓜的建議,下令不准鮑文翰胡亂殺人。方天雷與錢希文談判招降,被錢希文拒絕,方天雷雖然憤怒,卻還是暫時繞他一命,安撫民怨。

霸刀營這邊,陳凡氣不過劉西瓜重用寧毅,時刻緊盯寧毅。
這邊二房父子二人本以為拿到寧毅他們的地圖可以很快找到他們,卻因為重走寧毅一行人之前的錯路,來到了山野林間的茅房。二人一路坎坷,笑料百出。回到目錄

第二十一集
寧毅之前在樹林裡謊報自己為江寧烏啟豪,結果陳凡打聽到烏啟豪乃江寧闊少,一大淫賊,口碑十分差,力勸劉西瓜放棄讓寧毅當軍師的念頭。但劉西瓜看重寧毅的才能,希望大家對他友好,同時與寧毅各種保持距離。不知情的寧毅則百般想跑,就在他偷偷想要偷取劉西瓜腰牌之時,被誤會成淫賊,被一掌打中肩膀。劉西瓜和陳凡這才知道認錯了人,寧毅則坦白自己害怕賊寇,這份坦誠反而讓劉西瓜放鬆警惕,將腰牌交給寧毅。結果,寧毅依然無法走出霸刀營。

另一邊,陸紅提接到秦嗣源的任務——霖安刺殺方天雷,出發來到霖安。
之後,寧毅利用修繕城牆之際,想要逃跑。就在此時,四小只也正要趁著城牆空虛離開。幾個人遇到,拌嘴之時,被陳凡捉個正著。結果,陳凡把他押到劉西瓜面前,寧毅巧舌如簧一通辯解,竟然把自己說成是為了修葺城牆,實地考察。劉西瓜相信了這番說辭,陳凡有口難辯。
蘇仲堪、蘇文興一路囧途,與此同時,陸紅提一路奔波,馬兒體力不支,陸紅提便駕走了停在路邊的父子二人的馬車。蘇仲堪、蘇文興身無分文,只能徒步行走。
劉西瓜被邵仙英逼著相親,十分無奈,讓寧毅這個軍師幫忙處理。寧毅看出陳凡對劉西瓜的心意,對陳凡提出建議,藉機拉攏陳凡。回到目錄

第二十二集
寧毅、劉西瓜、陳凡巡街,發現糧價極高,意識到是鮑文翰故意抬高糧價。劉西瓜找方天雷評理,卻被駁回。劉西瓜覺得自己不能放任不管。入夜後帶領霸刀營的人攻入宣威營,結果被早有準備的鮑文翰打回。
趁著霸刀營出門,寧毅借用軍師的身份,偷偷解救了被關在大牢的贅婿四人,結果被剛回來的霸刀營賊寇發現,只好先自保。贅婿四人因此誤會寧毅投靠了賊寇。
寧毅告訴劉西瓜自己有辦法籌糧,但謝絕了劉西瓜備好的身強力壯的賊寇們,而是拉來了一眾老弱病殘,並藉此機會救出四位贅婿組團出城,打算一起逃跑。
喜好強搶民女的鮑文翰看上了樓舒婉,城里四處尋找她的身影。樓書恒得知鮑文翰對樓舒婉有意,和樓近臨商議,打算獻出樓舒婉。

寧毅與四位贅婿帶領眾人去城外籌糧,陳凡執意跟隨,防備他們逃跑。寧毅在此情境裡,和李貧、馮源做戲,將寧毅封為寧高人,唬住陳凡。回到目錄

第二十三集
陳凡中計,按照寧毅的話服下蒙汗藥睡著。寧毅和贅婿四人趁機帶著大家逃跑,將此次帶出來的老弱病殘都放走了。
一行人已經成功逃脫,卻路遇城外難民,本以為他們是要搶糧食,十分緊張,卻見他們是在打聽可否往城內運糧。聽到他們的親人都被困在了霖安,寧毅等人動了惻隱之心,決定先幫助百姓們解決糧食的問題,再找機會離開。
於是,寧毅一行人決定找縣令籌糧。寧毅打著秦嗣源的名義,湊齊了糧食,在城內四處送糧,幫城內緩解了糧食短缺的危機。

解決完糧食問題,贅婿四人思念夫人,寧毅也開始想念和蘇檀兒共度的點點滴滴。另一邊,鮑文翰發現城中散糧的是霸刀營的人,暗中觀察,打算從中作梗。
入夜,方天雷來到火藥庫驗收火銃製作情況,火藥工讓方天雷親手驗貨。回到目錄

第二十四集
此時,陸紅提出現,原來她和火藥工準備聯手刺殺方天雷。不料被警覺的方天雷發現,刺殺失敗。
樓舒婉聽到樓近臨和樓書恒密謀要將自己獻給鮑文翰以換得利益,情緒崩潰,欲跳河自盡。寧毅將其救回,一番勸說後,點燃了樓舒婉生的希望。
陳凡發現寧毅給自己的藥是蒙汗藥,趕來質問。寧毅以一番說辭搪塞過去,反而讓陳凡更相信這藥可以幫助他躲開孽緣。

寧毅為逼鮑文翰把糧價降下來,命人低價賣糧,與鮑文翰大打糧價之戰,令城內糧價慢慢恢復正常。
二房父子一路徒步,坎坷萬分,蘇文興叫苦不堪,想回江寧。蘇仲堪提出,霖安有賊寇卻起碼不會餓肚,二人決定繼續前往霖安。
鮑文翰正在宣威營中氣憤糧價一事,此時,樓舒婉主動找到鮑文翰,決心以新的面貌活下去。回到目錄

第二十五集
樓氏父子看到妹妹成為了鮑文翰身邊人,成功得到了免繳賦稅的機會。
蘇仲堪和蘇文興父子,終於徒步走到了霖安城門處。二人一路顛簸,身上衣冠不整,彷彿難民,駐守城門的人看他們可憐,便把他們放了進來,聽聞他們是來尋寧毅,說出寧毅是霸刀營的軍師,二人完全不信,只當是重名。

蘇仲堪與蘇文興在酒樓前駐足,與寧毅擦身而過,看到陸紅提駕著他們的馬車,忙去追,卻被賊寇當成刺客抓進了大牢。
霸刀營打贏糧價,寧毅召集眾人辦慶功宴,其實是想趁機帶贅婿四人逃走。邵仙英出現在酒樓,逼劉西瓜再次相親。陳凡氣得離席,寧毅勸慰陳凡,趁機把陳凡灌醉。
眾人酒過三巡,寧毅趁機帶四位贅婿逃跑,一行人馬上就要出城時,突然遇到了小嬋。寧毅與耿護院、小嬋匯合,才知他們並未離開霖安,而蘇檀兒竟失踪了。原來,當日見到寧毅有危險,蘇檀兒不肯離去,留在了霖安尋找寧毅。寧毅悔恨不已,決定留下,按照耿護院所說的線索尋找蘇檀兒。

秦嗣源在武都內,聽說寧毅用自己的匕首籌糧一事,對寧毅給予厚望。
鮑文翰去方天雷處報賬,方天雷覺察錢數不對,安排手下眼線胡正去蒐集鮑文翰中飽私囊的證據。
寧毅開始四處尋找蘇檀兒,陳凡見狀,直言到恐以落入好色之徒鮑文翰手中。回到目錄

第二十六集
寧毅來到牢裡尋找蘇檀兒未果,又在霸刀營中遍尋不得耿護院描述的右臂有傷之人,在陳凡的提示下,潛入鮑文翰營地,不幸被駐守的賊寇發現。關鍵時刻,樓舒婉出手,幫助寧毅溜走。
另一邊,接到秦嗣源任務的陸紅提找到了寧毅,得知蘇檀兒失踪,陸紅提找遍人販子賊窩,卻依然沒有找到蘇檀兒。

寧毅明白必須想辦法召集賊寇八大營的全部人馬,於是向劉西瓜提出舉辦百官宴,要求所有賊寇出席。劉西瓜本不願意,但最終被寧毅的真誠打動,未免寧毅因官小被欺負,還給寧毅升了職,賞了新的服飾。
得知鮑文翰不願出席,樓舒婉建議他去參加百官宴,鮑文翰聽從。
百官宴上,寧毅利用簽到簿讓每個人題字的機會,與每一個賊寇握手,以便碰到右臂的傷口,能夠測試擄走蘇檀兒的賊寇到底是哪位。
而另一邊,被賊寇看押成為奴隸的蘇家二房父子,被拉到百官宴上乾苦力,耿護院與二人相認。老耿將他們帶到一處偏僻角落囑咐二人在此死等,自己一定會來。父子二人飢寒交迫,滿口答應。

酒席上,寧毅被鮑文翰百般刁難,終於鎖定了兇手。
第二十七集
寧毅、耿護院和陸紅提一起逼問擄走蘇檀兒的賊寇史保,得知蘇檀兒被人買走,但究竟是何人所買卻不得而知,線索就此中斷。
寧毅絕望,走在大雨之中,就在他要崩潰之際,寧毅發現線索就在自己身上。他身上所穿的服飾,竟是防水布料製成,看來蘇檀兒是在用防水布料向他傳遞信息。寧毅找劉西瓜問出防水布料的下落,狂奔去往樓家。
此時,蘇檀兒正被樓書恒囚禁,日子過得十分艱辛。原來,蘇檀兒留在霖安之後,發現寧毅竟與賊寇在一起,不敢輕易靠近,二人在城內錯過了彼此多次。就在她要和寧毅相認之時,蘇檀兒被鮑文翰的手下捉走,後被樓書恒買走,強行留在樓家,為賊寇製作服飾。

方天雷對寧毅一夜之間籌集三縣糧食一事起疑,懷疑寧毅身份,寧毅卻稱自己是商人,糧食是買來的,打消了方天雷的疑慮。
樓舒婉在鮑文翰的府邸看到眾多被囚禁的女子,決定解救大家出去。她觀察到探子胡正搜查鮑文翰的房間,向鮑文翰舉報胡正,取得了鮑文翰的信任。回到目錄

第二十七集
樓書恒酒後欲對蘇檀兒不軌,關鍵時刻寧毅趕到,從樓書恒手下救下了蘇檀兒。寧毅為了嚴懲樓書恒,用火銃將樓書恒殺死,並極力安慰受驚的蘇檀兒,將她背回了家裡。
另一邊,陸紅提則殺死了欲對寧毅出手的樓近臨,也算是對他叛國通敵的懲戒。樓舒婉知曉了這一切,卻選擇漠然相對。

蘇檀兒和寧毅歷盡艱辛終於重逢,二人執手感嘆。寧毅十分貼心地照顧蘇檀兒,搥背捏肩,儼然又回到了曾經的贅婿模樣。劉西瓜此時來找寧毅,見到寧毅這般體貼蘇檀兒,心中竟有一絲落寞,但情竇未開的她,還未意識到自己的感情,尚不知自己是為何如此。陳凡不知如何安慰,反被劉西瓜嫌棄。
第二天,蘇仲堪與蘇文興來到霸刀營,差點被陳凡當成賊人打死,終於解除誤會,和蘇檀兒與寧毅匯合,二人泣不成聲,講述了一路以來的艱辛。
於是,寧毅、蘇檀兒、小嬋、耿護院、蘇仲堪、蘇文興、李貧、高秋、馮源、沈淼、陸紅提齊聚一堂,一行人終於在霖安團圓。回到目錄

第二十八集
家宴上,寧毅提出可以玩誰人勇與吐真言的遊戲,本來是希望撮合陳凡和劉西瓜,沒想到總是轉到耿護院,耿護院把自己與心上人楊秀紅的故事講了個徹徹底底,陳凡憋了一肚子想表明心意的話,卻始終說不出口。眾人一片歡樂和諧。
樓舒婉前來找寧毅,寧毅對樓書恒和樓近臨的去世表示道歉,樓舒婉則婉拒了蘇檀兒一起出城的邀請,決定留在霖安。蘇檀兒見樓舒婉如今的變化,心生擔憂。寧毅被方天雷以家人為要挾,被迫勸降錢希文。二人一番赤誠對話,也得知了彼此的身份。錢希文對寧毅說出自己已決心赴死,於是假意降服,在廣場英勇就義,以自己的死和一番振聾發聵的演講警醒世人,不可向賊寇低頭。

寧毅求劉西瓜將蘇家一行人送出霖安,正要出城之際,卻遇到董道甫大軍壓城,只得返回。寧毅十分憂心,好不容易與家人團圓,他不願蘇檀兒和其他家人再身處危險之中,遭遇戰亂之苦,只想守護他們的平安。
此時,秦嗣源得知身邊的侍從竟是賀元常的內奸,接著又得到戰報,北方戰況慘烈,悲痛欲絕。李岡氣急,夜闖賀元常府中,要拿他是問,不料卻衝撞了皇帝,被關入了大牢。
秦嗣源痛心,與李岡在獄中商討,考慮到寧毅在太平巷之戰和平抑糧價中表現出的能力,和他如今的軍師身份,決定放手一搏,將希望寄託於寧毅。回到目錄

第二十九集
寧毅因為曾經將蘇檀兒置於危險之中,一心想著保護家人,此時卻又要擔起家國責任,陷入兩難。就在他猶豫不決之時,蘇檀兒找到寧毅,一席話點醒了他,讓寧毅明白,沒有人可以獨善其身,想起武德營的英勇、錢希文的犧牲,寧毅最終決定留在霖安,助秦嗣源瓦解賊寇。而蘇檀兒與耿護院、小嬋,也都對寧毅表示支持,決定為霖安貢獻自己的力量。

陸紅提找到寧毅,商議與其配合董道甫破城的計劃。但是考慮到賊寇遍地,難以在他們眼下集結密偵司的部眾。寧毅與蘇檀兒商議,重新開張樓家布行,將密偵司的圖案印在衣服上,發散出去,集結眾人。
樓氏布行重開之際,宣威營手下闖入布行,密偵司部眾以為計劃敗露了,正要起刀,沒想到進來的人是樓舒婉。樓舒婉跟蘇檀兒說只是想來看看布行,與蘇檀兒告別。樓舒婉將寄託著她們曾經的夢想的織布機交給蘇檀兒,並將布行託付給蘇檀兒經營。物是人非,樓舒婉揮別過去,蘇檀兒感慨不已。
劉西瓜爭取機會,送寧毅和其家人們出城,寧毅卻拒絕了。劉西瓜不解,寧毅搪塞過去,劉西瓜心聲疑慮,找到贅婿四人來問個究竟。沒想到,最後竟是最不會說話的高秋為寧毅打了圓場。回到目錄

第三十集
寧毅與陸紅提集結袁定奇等密偵司成員,部署夜襲火藥庫的計劃,打算先奪回火藥庫這個關鍵,幫助董將軍破城。
耿護院之前在寧毅的鼓勵下,把自己的故事寫成了小說,本想請寧毅幫忙看下結局應該怎麼寫,寧毅心中想的都是火藥庫任務,便沒來得及看。
寧毅強忍悲傷,默默告別蘇檀兒。蘇檀兒對寧毅此次的任務和危險心知肚明,但也明白寧毅一定會去,暗示他務必平安回來。
入夜,寧毅帶領密偵司眾人攻入火藥庫,不料火藥早已被轉移,一行人中了鮑文翰埋伏。密偵司和賊寇眾人展開激烈混戰,袁定奇與陸紅提紛紛受傷,寧毅為救人使用了火銃,暴露了身份。鮑文翰認出了寧毅,寧毅急中生智,騎馬奔逃至霸刀營門口。為救寧毅,耿護院犧牲。寧毅悲痛至極,用火銃殺掉了鮑文翰。

方天雷大殿之上,因鮑文翰之死,劉西瓜和鮑文翰的手下各執一詞,方天雷一時間難下定奪。劉西瓜為保寧毅的性命,說出自己對他有情,暫時保住寧毅。回到目錄
眾人埋葬了耿護院,寧毅悲慟不已,獨自留下。

第三十一集
寧毅在耿護院墳前讀起了耿護院寫的自傳體小說,這才得知了耿護院真正的過往故事。原來,之前耿護院所講述的他與楊秀紅的故事都是他美好的想像。實際上,他一往情深,楊秀紅卻對他都無甚印象,但耿護院一直在努力工作,想著有一天可以攢夠銀子,再袒露心跡,迎娶自己心愛的姑娘,給她幸福。
寧毅回想起自己和耿護院的過往,翻到他小說最後一頁空白的結局,想起自己未來得及幫他看小說,泣不成聲。

就在此時,寧毅被方天雷召見,宣布即日寧毅和劉西瓜要舉行婚禮。寧毅萬萬沒想到自己會被賊寇賜婚。
劉西瓜和陳凡都對賜婚一事表示抗拒,但無法說服方天雷。原來,方天雷的計劃是一石二鳥,試探寧毅是否為密偵司臥底。
賜婚之後,劉西瓜竭力反對方天雷等人強迫寧毅與蘇檀兒和離,並隱藏起自己對寧毅的情感,對寧毅聲明二人是假結婚,只不過走個形式。寧毅明白劉西瓜的仗義,十分感激。
蘇檀兒假裝自己因寧毅被賜婚之事生氣,但其實她相信寧毅的為人,也明白賜婚為假,擔憂接下來寧毅面臨的考驗。
蘇仲堪與蘇文興見寧毅要娶妻,蘇檀兒卻不生氣,以為兩人要和離,盤算自己又能奪家產了,鬧出不少笑話。回到目錄

第三十二集
陳凡到城外幫寧毅尋找庇護之所,想讓寧毅逃婚,卻被方天雷逮了個正著,囚禁在牢中,以免他出來惹事。另一邊,劉西瓜為婚禮做著準備,她思念著自己去世的爹爹,極力掩飾緊張,也極力控制著自己的感情。
秦嗣源留下的破城時間即將到期,寧毅與陸紅提部署著最後的計劃,讓她通知董道甫按計劃行動。而另一邊,方天雷頁對賊寇眾人進行著安排,準備等董道甫將軍攻城,將其一網打盡。
婚禮前夕,蘇檀兒與寧毅簽下和和離書,並親自為寧毅穿上了吉服,心中感慨。寧毅則承諾蘇檀兒,如今虧欠她的,都會補償回來。
霸刀營大婚典禮,眾賊寇齊聚一堂,大家頻頻舉杯,都在給寧毅灌酒。表面上眾賊寇醉意正酣,但其實都是方天雷給寧毅的障眼法。眾賊寇保持警惕,以防寧毅是密偵司的臥底,聯絡董道甫趁虛而入。另一邊,董道甫則整裝待發,而贅婿四人和蘇仲堪父子也在執行著寧毅的計劃。

賊寇警惕地苦等一夜,卻無人攻城,方天雷以為自己錯怪了寧毅,便安排賊寇們撤防回去休息。洞房之中,劉西瓜對寧毅聊起了自己的過往,二人徹夜長談。第二天清晨,寧毅看到窗外下雨,感慨道,沒想到雨來的這麼快。他知道,自己的計劃即將實現。回到目錄

第三十三集
大雨之中,董道甫攻城,打了賊寇一個措手不及。方天雷被董道甫生擒,劉西瓜得知消息後,不顧一切要去營救,寧毅與陳凡攔住了劉西瓜,寧毅將他們帶出霖安城,逃離到城郊樹林。劉西瓜回想一切,察覺出寧毅的可疑。
劉西瓜質問寧毅,寧毅承認了自己的臥底身份。劉西瓜和寧毅決裂,霸刀營眾人遭受背叛,對寧毅痛心不已。寧毅在感情上感到一絲內疚,但他對於自己所作的一切問心無愧。他知道,為了大義,為了百姓,為了武朝,他只能這麼做。

得知攻城消息後,樓舒婉知道時機成熟,砍開鐵索,趁亂解救了被賊寇關押的女子們。樓舒婉剛要離開囚室,突然想起了什麼,回身掀開床板,之間下面滿是金銀珠寶,原來這裡藏的就是鮑文翰瞞著方天雷貪下的錢財。樓舒婉帶走了鮑文翰貪下的錢財,帶領一眾人馬離開了賊寇營。
董道甫來到火藥庫,發現火藥竟都被保下,並未被大雨淋濕。寧毅面見董道甫,講述了自己的全部計劃。原來,寧毅早就知道方天雷對自己的試探,於是將計就計,他的計劃從來都不是在婚禮之夜讓董道甫趁虛而入,而是等雨來。
寧毅先是請蘇檀兒趕製了防水布,又安排眾人提前將防水布放在火藥箱內,製造火藥被大雨沖毀的假象,又讓董道甫趁機攻城,使方天雷一行人無從招架,以此傾覆了方天雷這夥賊寇,又保下了火藥不被損壞,從而一舉兩得。

平定了霖安的賊寇,寧毅一行人終於重新回到了江寧。回到目錄

第三十四集
一路上,寧毅一行人看著大街小巷的蘇式布行和竹記飯莊越來越多的分店,感慨不已。
回到家中,寧毅穿上吉服,與蘇檀兒再次成婚,如他所承諾的,彌補了對蘇檀兒的虧欠。兩人經歷了種種考驗,成為真正的靈魂伴侶。
蘇檀兒見到因為擔心她而生病的父親,十分痛心。父女倆坐在一起茶敘,彼此終於敞開心扉,說出了對彼此的愛與關懷。
贅婿們終於回到了家中,和各自的夫人團圓。四人把贅婿學院變成了德財學院,為學員們傳授他們所學習和實踐過的商道。
寧毅獨自來到新門藝館,見到耿護院所暗戀的楊秀紅,把耿護院為她所畫的那副畫送給了她,算是幫老友實現了遺願,心情悵然。

寧毅回家途中,竟見到陳凡來找自己。原來,方天雷即將被押解去武都行刑,寧毅盤點局勢,勸他們不要營救方天雷。陳凡稱自己無論如何也會救下師父,但求寧毅寫信勸劉西瓜不要參與此事。寧毅拿出事先準備好的寫給劉西瓜的信,托陳凡交給劉西瓜。回到目錄

第三十五集
劉西瓜已下定決心營救方天雷,為行動做著部署。收到寧毅的手信後,十分動容,但她依然決定繼續行動。
寧毅本要與蘇檀兒一同前往武都,但如今還有事情要做。蘇檀兒叮囑寧毅一切小心,自己先行前往武都等他團聚。
寧毅收到陸紅提消息,得知霸刀營仍要出發營救,為保護劉西瓜和陳凡的性命,寧毅前往方天雷押解的必經之路,告知前方有人埋伏,讓董道甫的副將王岩改變線路。劉西瓜等人撲了個空,卻不罷休,決定去武都繼續營救。

寧毅得知劉西瓜還要前去營救方天雷,無奈之下派出陸紅提看住劉西瓜一行人,讓他們不要輕舉妄動,自己則從方天雷口中問出指示他潛入霖安的幕後之人並非賀元常,而是靖國皇帝百里弘亟,並以方天雷的性命做擔保,勸走了劉西瓜一行人,讓他們從此收手。兩人最終訣別,劉西瓜給了寧毅一封休書,從此一別兩寬。
霖安的危機已經解除,董將軍一行人正要按計劃出發北征靖國,卻接到消息,之前派去北方的征軍大敗。皇帝一番考量,最終決定停戰議和。
秦嗣源雖然知道皇帝的心意已決,但還是想做出最後的努力,再三求皇帝三思,不要放棄北征之計。皇帝卻十分堅定,派賀元常前去議和,並答應了靖國的條件,讓秦嗣源去靖國做人質。

秦嗣源明白自己已經無法改變皇帝的決定,心甘情願前往靖國。只要武朝需要他,他必定會付出所有。但為了大局考慮,秦嗣源臨行之前,還是將先皇遺詔交給了董道甫,讓他繼續北征靖國。
寧毅得知了秦嗣源去往靖國的消息,明白秦老此去九死一生。陸紅提告知他,秦嗣源不在,寧毅便為密偵司總指揮,一切聽令於寧毅。寧毅心急如焚,突然心生一計,或許只有這個辦法,可以救下秦嗣源。回到目錄

第三十六集
賀元常來到靖國議和,董道甫進攻靖國的消息卻在此時傳來,百里弘亟怒而斬殺了賀元常。而這時太監傳話武朝議和使前來,竟是寧毅。寧毅對百里弘亟提出,將兩國邊境處的青雲六州設為自由貿易城邦,讓兩國合作雙贏。百里弘亟最終被寧毅說動,但堅持要把秦嗣源處死,以告慰靖國的將士們。

寧毅來見秦嗣源,兩人又如往常般下起了圍棋。秦嗣源借棋局的形勢,命寧毅不要救他。寧毅執意要救,秦嗣源卻警告他,無論如何要以大局為重,免得因為一子,落得滿盤皆輸。寧毅明白秦嗣源已做好赴死的準備,十分難過,將最後一子落在棋盤之中。最後,百里弘亟親手處死了秦嗣源。
一年後,寧毅與蘇檀兒過著他們的小日子,蘇檀兒還像往常般一心撲在事業上,又在研製布料,不肯閒著。當得知青雲六州出現了問題,寧毅只能想辦法解決,於是來到一野外小屋與人商議,而此人竟是秦嗣源。
原來,當日在靖國,寧毅明白他難以保住秦嗣源的性命,但也知道其實百里弘亟並非真心想處死秦嗣源,便想出了假死的方法,並最終說服了百里弘亟,從而一舉兩得,保下了秦嗣源的性命,又故意在棋盤上留下一口公氣,暗示秦嗣源自己想到的雙贏對策。

就這樣,寧毅既保下了秦嗣源這個國之棟樑,也解決了武朝的難題。雖然他至始至終只是一個小小的贅婿,但他也竭盡所能,一步步擔起了家國大義,闖出了屬於自己的大大天地。回到目錄

讀者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