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aw22261

律政強人劇透|22-26集劇情!廖啟智扮病暗算方中信 李佳芯主動示愛

《律政強人》大結局劇情劇透!第22-26集劇情峰迴路轉,方中信惡鬥廖啟智,兩位好戲之人大鬥演技,以下係最後一星期的劇情簡介:

文:東方新地 圖:TVB.com

下一頁 :27-28集大結局劇情 劉丹出獄、廖啟智方中信庭上對決!

律政強人|「型佬」典範方中信 5大特色同你睇

延伸閱讀︰《律政強人》五點睇智叔有幾奸

延伸閱讀︰網民插《律政強人》複製港視《選戰》

第22集 方中信懷疑廖啟智病重

鍾景輝探望劉丹,劉丹詢問鍾景輝官司一事,鍾景輝坦言官司很快會完結;但言談間,鍾景輝指不想再回事務所,劉丹聽到後覺得非常失望,直指事務所是他們辛苦建立的,不能白白落入廖啟智手上。 廖啟智安排了何廣沛處理張達倫的案件,方中信想知道原因,廖啟智知道上次方中信與張達倫的合作不歡而散,所以才沒有把案件安排給他。這時廖啟智突然面有難色,狀甚痛苦,方中信緊張地慰問,廖啟智卻自稱睡得不好而已。但當方中信離開廖啟智辦公室時,卻發現廖啟智吃藥。 郭少芸不滿何廣沛被調走,方中信覺得廖啟智異於平常,對他的態度亦有所改變,郭少芸則懷疑廖啟智假扮好人,背後定有陰謀。

李佳芯不滿曹永廉做法

何廣沛、曹永廉、李佳芯合作處理張達倫的案件。張達倫被股東從民事途徑追討欠債,原因是公司的股價不停下跌,張達倫無法履行承諾派發特別股息。何廣沛認為如果張達倫的教唆強姦官司導致公司股價下跌,賠償亦無可厚非,但張達倫覺得說法荒謬。 曹永廉問張達倫當日與股東之間的協議,有否寫入會議紀錄,並暗示如果雙方的會議記錄有所出入,便有討價還價的空間。李佳芯一聽即知道曹永廉心中所想。 會議後,李佳芯指責曹永廉用不合法的手段為張達倫抗辯,曹永廉卻不同意,強調只要贏出官司即可,李佳芯以事務所主席身分阻止他這樣做。他們回到事務所後,張曦雯通知他們,指代表股東的律師是蔣志光與黃智雯,李佳芯大感愕然。

態度轉變方中信不慣

方中信吩咐郭少芸影印文件準備會議,豈料廖啟智一反常態,聲稱對方中信非常信任,無需拿文件在會議上交代。方中信覺得廖啟智的變故別有內情,但郭少芸仍然叫他無論如何也不要相信廖啟智。 廖啟智開會時,有下屬辦事不力被他指罵,方中信見同事面有難色,即主動提出協助。這時廖啟智突然感到痛楚,方中信跟着廖啟智去洗手間,見他痛苦難當,即問他發生何事,廖啟智不肯說,只求方中信不要告訴其他同事。 李佳芯等人初次出席張達倫案件會議,對方律師是黃智雯與蔣志光。李佳芯堅持元方股價下跌是受大環境因素影響,但蔣志光列出理據,堅稱與張達倫的官司有關。 要求張達倫解僱李佳芯 晚上黃智雯主動尋找李佳芯,李佳芯以為眾股東接受和解方案,但原來對方不但拒絕和解,更要求張達倫立即辭去主席職位。曹永廉不忿李佳芯以主席身分來壓他,於是向廖啟智投訴,要他出手阻止李佳芯繼續這樣做。豈料廖啟智大發雷霆,並在眾同事面前指罵他。

廖啟智扮病被郭少芸識穿

廖啟智與銀行開會前突然劇痛,同事幫他叫救護車送院。方中信接手廖啟智的案件,但與銀行開會前,郭少芸極力阻止他,並指她剛才見到廖啟智在笑,可是方中信沒有理會。 李佳芯約見張達倫,勸他放棄公司主席職位,令張達倫極度不滿。張達倫在停車場碰見曹永廉,曹永廉指李佳芯與黃智雯是好姊妹,所以根本不想張達倫贏出官司。曹永廉又叫張達倫立即解僱李佳芯,由他全權主理案件。

第23集 方中信狠心解僱郭少芸

銀行收購案過程順利,眾同事都想知道方中信如何在短時間內辦妥事務。張曦雯突然通知何廣沛,指張達倫已解僱了李佳芯,而且將案件全權交由曹永廉負責。 廖啟智仍在醫院休養,公司會議暫由方中信負責主持,他收到張達倫解僱李佳芯的通知,於是追問李佳芯箇中原委,但李佳芯坦言事前毫不知情。 這時,曹永廉直斥李佳芯身為張達倫的代表律師,不能甚麼事也蒙在鼓裏,而且她隨便建議張達倫接受對方提出的方案,根本是不負責任。方中信問曹永廉是否背着李佳芯,私下見過張達倫,曹永廉坦白承認。

李佳芯眾人面前責罵曹永廉

曹永廉離開會議後,方中信問李佳芯為何不反駁曹永廉,李佳芯直指這樣做也無補於事。方中信直斥李佳芯不懂保護自己,李佳芯若有所得,決定給曹永廉一個下馬威。 廖啟智在醫院內,一直留意望德基金與永業銀行的案件。當他知道銀行收購了基金後,喜上眉梢。這時郭少芸突然出現,要求與廖啟智交易,提出只要讓方中信不再處理基金的事,她可使計令方中信放棄與劉丹的協議。 黃智雯對曹永廉稱,只要說服張達倫接受和解建議,他將會得到股東給予的報酬,曹永廉即自稱會盡力而為。當曹永廉離開後,蔣志光即問黃智雯究竟曹永廉是否可信,黃智雯坦言現在仍探不清曹永廉的手段,只知道曹永廉不想再做廖啟智的奴隸,所以他需要賺一筆大錢。

勸阻方中信停止收購

曹永廉對張達倫說明說服股東的法門,張達倫聽罷,對他大表讚賞。郭少芸告知方中信,自己目擊望德基金總裁林家源探望廖啟智,意味二人早已相識,所以推測今次買賣是一個局。可是方中信不相信她,又說即使二人是老朋友,也不能證明甚麼。 郭少芸非常氣憤,問方中信為何如此相信廖啟智,方中信自稱已驗證廖啟智藥丸的真偽,認為他並非假裝患病。這時何廣沛通知方中信,廖啟智已經重返事務所。方中信即前往慰問,喜見廖啟智精神多了,便想把基金收購事宜歸由他處理,可是廖啟智希望方中信可以繼續負責。

方中信被指知法犯法

郭少芸此時衝入房間,直斥廖啟智正在說謊,方中信要郭少芸向廖啟智道歉,但郭少芸不肯,方中信於是狠心解僱郭少芸。 蔣志光與黃智雯繼續與張達倫周旋,這時新聞報道指張達倫一案會加快判刑,但元方的股價不跌反升。蔣志光覺得很驚訝,但黃智雯卻知道背後原因。 黃智雯回家後不見李佳芯與張曦雯,於是致電給李佳芯。李佳芯表示正在「外面」開會,原來一眾律師全都待在方中信家中。基金與銀行簽約成功,但不久卻有一群警察走上事務所,指方中信參與詐騙。

第24集 方中信打算認罪、廖啟智終於踢走李佳芯

廖啟智向方中信坦白承認整件事都是一個局,並自稱從小到大不時都想着如何鬥贏。方中信見到郭少芸回事務所,內心感安慰,她指何廣沛等人在資料室,原來他們正想尋找家源的資料,並想查出他的位置所在,希望能得到他作證。 方中信見到各同事都關心他,非常感動。楊卓娜知道方中信的事後非常傷心,而且她更知道負責檢控的律師是誰,他們打這類官司,入罪率達八成。

眾人不顧一切協助方中信

楊卓娜問方中信有沒有為自己打算,方中信反指想在庭上求情,希望法官可以從輕發落。蔣志光此時拿出委託書,自薦擔任方中信的代表律師。 廖啟智見到同事在尋找家源的去向,厲言阻止他們,並指如果大家繼續將會被解僱,可是眾人都一概不理。廖啟智即叫下屬準備解僱信。這時李佳芯進來,指眾人所做的事皆是她親自吩咐的,又直言在事務所是廖啟智的上司,無權干涉,廖啟智無話可說,但他指即使李佳芯找多少人來,方中信都一定會入獄。 廖啟智從曹永廉口中得知警方正式起訴方中信,大喜,並即叫曹永廉通知所有委員,要在緊急會議上踢走方中信。何廣沛想見方中信,但郭少芸指方中信一直困在辦公室內沒有出來。何廣沛指警方已落案起訴方中信,並指檢控官是楊卓娜。

委託何廣沛管理股份

郭少芸拿出一份文件給何廣沛,何廣沛發現是方中信的股份委託書,原來方中信要把自己所持有的股份,全部交給何廣沛處理。郭少芸看後,有感方中信像處理「身後事」。 方中信與蔣志光去律政司署開會。會議上楊卓娜指律政司決定提出起訴,希望方中信主動認罪,如此便可向法官求情,將刑期減至少於十年。 蔣志光立即反對,指這件案的關鍵人是家源,但現在家源已逃離香港不知所終。因此,蔣志光要求律政司找到家源後,才正式起訴方中信。然而,楊卓娜指證據一面倒對方中信不利,只有認罪才是最好的方法,豈料方中信竟答應考慮。

廖啟智威脅交出主席位、換取放生方中信

廖啟智在會議上,提出把方中信立即停職,而且還要發新聞稿,公開譴責方中信。李佳芯反對,指未經過法庭審訊,不能一口咬定方中信已犯罪。曹永廉指即使不公開譴責,也要停止方中信所有職務,其他委員都同意。廖啟智稱方中信停職後,所有工作都交由曹永廉負責,但是李佳芯反對,並指接手方中信工作的另有人選。 方中信見廖啟智,指他手上有一份文件,可證明望德基金的所有文件,都是經過廖啟智修改。方中信要再去律政司署,但在開會前廖啟智急見李佳芯,表示可以放生方中信,條件是用主席位來交換。

第25集 廖啟智拒絕合併事務所

廖啟智成為主席後,重新分配所有律師的工作。曹永廉向大家講解細節後,即對何廣沛說廖啟智安排了特別的工作給他們。 方中信去主席室見廖啟智,廖啟智表示自從升做主席後,兩人一直沒有好好溝通。方中信坦言如果廖啟智覺得不舒服,可運用特權解僱他。廖啟智指方中信誤會,指事務所已經變天,以前發生的恩怨好應一筆勾銷。方中信答應以後槍口一致對外,廖啟智聽罷非常高興,更把一份文件交給方中信,指有新工作交給他。

不滿安排無法反抗

方中信看見是空姐與航空公司的案件,問廖啟智分配這案件的原因,廖啟智解釋這間航空公司是劉丹的舊客,方中信明白原因,但離開主席房時非常不滿。 李佳芯為姚瑩瑩控告產科醫生楊瑞麟,指醫療事故令她的嬰兒胎死腹中,為楊瑞麟辯護的正是黃智雯。李佳芯指孫醫生在工作時間,不但遲到,而且協助姚瑩瑩生產時,多次在手術室外聽電話,錯失了救人的時間,間接導致嬰兒死亡。另一邊廂,黃智雯反稱楊瑞麟專業,並依足醫療程序辦事,所以李佳芯的指控根本不成立。 李佳芯追問楊瑞麟在手術室外收聽的來電內容,黃智雯即指那屬於楊瑞麟的私人事,無需交代。李佳芯與黃智雯爭持不下,愈說愈激動,最終要醫務委員會主席喝止。郭少芸懷疑廖啟智再做小動作,但方中信指廖啟智已經成為主席,應該不會再使詐。

劉丹誓言不會放過廖啟智

何廣沛找到航空公司職員黎玉清(Jenny)被同事欺凌的影片,並指是次事件令她身體受損,出現嚴重精神壓力,而且經常夢見當日場面,但她向航空公司投訴後,卻不獲受理。方中信看見Jenny的驗身報告後,發現有可疑之處,即找與Jenny體形相近的女同事,做實驗證明自己的看法。 廖啟智去見劉丹,喜稱已踢走李佳芯,成為事務所主席,又自稱與律政司談好了,只要劉丹一放監,他的律師牌就會被吊銷。劉丹怒稱會與廖啟智繼續鬥下去,直到他的生命完結。

李璧琦要求公司合併

廖啟智下班時在事務所樓下見到李璧琦,李璧琦祝賀廖啟智成為主席,廖啟智大喜。李璧琦在傾談間,提出一個可令事務賺更多錢的方法,原來有新加坡公司欲與事務所合併,但廖啟智卻極力反對。李璧琦早料到廖啟智會拒絕,所以決定收購其他股東的所有股份。 方中信代表航空公司,第一次與空姐Jenny見面。方中信坦言航空公司每年都舉辦迎新活動,一向都有破格的遊戲傳統,但蔣志光反駁,認為以此為據並不代表Jenny可以接受無禮對待。這時,方中信提出自己的觀點,懷疑Jenny的傷勢並非迎新活動的遊戲造成的。

第26集 黃智雯出賣李佳芯

清早,廖啟智準備了股份轉讓書給曹永廉,要買下他手上的所有股份。曹永廉自稱是廖啟智的手下,無需多此一舉,但廖啟智直指希望借此為鑑,說服其他委員賣股給自己。他又稱鍾景輝等人,已經把股份賣給李璧琦了,可是曹永廉自稱需要時間考慮,這時廖啟智懷疑曹永廉已見過李璧琦。 郭少芸上班時見到空姐Jenny,她問Jenny為何不見蔣志光同行,原來Jenny是獨自前來找方中信,因她有說話要對他說。郭少芸指Jenny不能在沒有律師陪同下見方中信,但Jenny不停哀求郭少芸。郭少芸向方中信為Jenny求情。但方中信指已把好的和解方案給她,只是她不接受。

郭少芸替空姐Jenny求情

鍾景輝探望劉丹,指法庭已接受他的上訴,很快便會開庭,劉丹反問他有關賣股份的事,鍾景輝承認已把手上的所有股份賣給李璧琦,亦希望劉丹如此做,可是劉丹拒絕。鍾景輝指劉丹出獄後,事務所都不會由他掌權,這時劉丹說他已申請提早假釋。 李佳芯為最後一次的醫療聆訊陳詞,她直指楊瑞麟專業失德,導致姚瑩瑩的嬰兒無辜死亡。黃智雯反對,再次強調楊瑞麟是名專業醫生;李佳芯列舉楊瑞麟以前所犯的醫療失誤,但黃智雯指這是一般醫生常犯的錯。李佳芯請姚瑩瑩再一次描述出事發時楊瑞麟的態度時,姚瑩瑩竟自稱放棄控告,令李佳芯驚愕。

廖啟智收購委員股份

廖啟智約見其他委員,並把新加坡公司的騙局告訴眾人,從中提出想收購委員的所有股份,讓李璧琦沒有機會完成收購,豈料眾委員不答應廖啟智的要求。Jenny與蔣志光去事務所開會,方中信指航空公司願意給二十萬慰問金,但不會向Jenny道歉。蔣志光力陳航空公司的不是,但都被方中信一一反駁。當Jenny走出事務所大廳後,郭少芸發現她精神有異,說時遲那時快,Jenny拿起桌上的生果刀,企圖傷害自己。方中信見其他人都不能說服她,只好親自嘗試。豈料Jenny竟把方中信割傷。

李佳芯知道黃智雯出賣

李璧琦帶新加坡公司的總裁Leo去見廖啟智,續談收購的事,廖啟智初時非常討厭對方,可是聽了Leo的說話後,卻開始欣賞他。 李佳芯去醫院探望方中信,問方中信是否強逼Jenny接受一個不合理的方案,方中信坦白承認。李佳芯聽到後非常失望,指一直以為方中信會改變,但原來他仍是只顧勝利,根本沒有理會過受害者的心情。當護離開後,方中信要求何廣沛為Jenny播放一段片。 張曦雯首次接官司,李佳芯與黃智雯準備為她慶祝。豈料李佳芯意外接聽到姚瑩瑩打給黃智雯的來電,始知道黃智雯與姚瑩瑩,原來曾經私下協議。

讀者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