袁偉豪撲水醫患癌父 情緒崩潰甩頭髮

最新娛聞

在無綫劇《棟仁的時光》中,袁偉豪(Ben)飾演要靠接吻來偷取時間延續生命的棟仁,劇中多次生命倒數剩下30分鐘,而現實中患癌的父親同樣面對生命倒數,令他非常感觸。袁父與癌病搏鬥多年,近年擴散至肝癌,現已無藥可施,袁偉豪只能盡孝子本份,全心全力照顧家人,珍惜與父親相處的最後時光。

袁偉豪憑型佬形象成功彈起,拍劇外已頻頻走埠接job,近年要孭起父親的龐大醫藥費,再加上長期處於憂心狀態,壓力已爆煲。他承認最近經常鬱鬱不歡,而且甩髮情況持續,對任何事都提不起勁。日前袁偉豪帶住女友張寶兒陪父母到黃埔飲茶,離開時見他推住身體消瘦要坐輪椅的父親,眉頭緊皺的他疲態盡現,幸有正能量女友張寶兒在背後支持,袁偉豪與爸爸都要加油。

撰文:東方新地|圖片:新傳媒圖片庫、袁偉豪IG

袁偉豪 對人歡笑背人愁

袁偉豪深深體會到人生如戲,在新劇《棟仁的時光》中,他多次面對生命倒數,令他無時無刻都想著患癌多年的父親,更加珍惜與他一起的日子。袁父於7年前確診鼻咽癌,近年擴散至肝癌,進行化療食過標靶藥,身體卻愈來愈虛弱,袁偉豪早前出席新劇宣傳活動時表示,雖然已做好心理準備去面對,但每當想到父親都非常難受。

過去兩年,袁偉豪為上位搏命工作,曾失去至親而未能見最後一面,知情者透露:「唔好睇Ben成個大男人咁,其實佢好感性,去年因為做嘢,唔能夠見最錫佢嘅嫲嫲最後一面,佢自責到依家,跟住佢啲貓貓狗狗相繼離開,面對生離死別都好痛苦。近年佢爸爸身體每況愈下,Ben唔想失去先至後悔,所以無論工作幾忙幾辛苦都好,一有時間都返屋企見老人家,陪佢食吓飯傾吓偈都好。」藝人都係人,平時演戲已經要遏抑心情投入角色,但私底下總想做回自己,不難發現最近出席公開活動,袁偉豪笑對鏡頭後,都不自覺地流露出鬱鬱不歡的樣子。

傷在父身痛在兒心

其實袁偉豪自小與父親關係疏離,父子相處時間甚少,反而與母親感情要好。投身社會後袁偉豪只在大時大節返家食飯,不過自袁父患癌後,袁偉豪擔起長子之責,分擔父親醫癌的費用及生活費,「大家都知醫癌真係要使好多錢,做手術化療同食標靶藥都使一大筆,條路真係好漫長。屋企得Ben一粒仔,妹妹都嫁咗人,Ben好願意去負起所有責任,以佢依家嘅人氣同身價,搵錢雖然唔難,不過都好大壓力。好彩佢份人夠積極,圈內人緣亦唔差,好多朋友知道佢咁嘅環境都主動搵佢做嘢,近月佢都好頻撲,成日周圍飛接job,啱啱返到香港又要開網劇,仲要抽時間陪爸爸,鐵人都會攰啦!佢壓力大到近來狂甩頭髮,成日戴帽遮住,仲有時畀人話黑面,朋友知道佢屋企有事自然會識得體諒,唔知就會話佢擺款、難相處。」

為照顧病父及馬不停蹄工作搵錢,袁偉豪情緒面臨崩潰,幸有拍拖一年的張寶兒在身後默默支持,他才得以舒緩,最難得是女友善解人意,支持袁偉豪照顧家人為先,甚至願意犧牲二人世界,拍住拖陪袁父。上周二(1日)早上11時許,袁偉豪偕張寶兒現身黃埔一間平民酒樓,在VIP房內與父母及親友飲茶,兩小時後他推住坐輪椅的父親離開。現場所見,袁父身形十分消瘦,因體弱關係非常怕凍,要穿羽絨及戴冷手襪來保暖,行動亦很緩慢,上車時由袁偉豪扶實。袁偉豪小心翼翼照顧父親的同時,女友張寶兒亦好識做,即時協助袁母收起輪椅,如此得體,難怪袁偉豪對她讚口不絕,她亦深得袁家上下歡心。

雖然袁父的生命已進入倒數階段,但袁偉豪與張寶兒均表示不會考慮閃婚沖喜,日前張寶兒坦言現時大家都很忙,結婚是認真的事,不想逼大家做衝動的決定:「近排真係好多事發生,Ben要準備新劇,但一有時間就會陪爸爸,我都會陪佢,始終老人家會想同仔女相處多啲。」

留給父親的說話

近日袁偉豪已返回劇組開拍無綫網劇《鐵警》,他在電話中透露此劇令他心情更加沉重,「今次個角色我係做一個有創傷後遺症嘅警察,最尾仲要患Cancer,咁啱我爸爸以前係警察,真係好巧合。開工時心情真係好沉重,不過我知道我要做好個角色,要沉著應戰。」對於病情反覆現況並不樂觀的父親,袁偉豪有說話未曾講:「我知道我同爸爸嘅緣份比較薄弱,自小佢就掛住喺出面做嘢,我哋好少溝通,我想話畀佢聽,今日嘅我會好努力咁做好自己,叫佢唔使擔心,希望佢會放心。」袁偉豪坦言要珍惜眼前人,除了患癌父外,還有肯共患難的女友張寶兒。

讀者留言